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拦腰斩断长蛇阵》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拦腰斩断长蛇阵》

时间:2021-07-26

微信图片_20210719093204.png

1948年11月2日,辽沈战役结束,淮海战役激战正酣。国民党剩下最大的一支武装力量,就是在华北由“剿总”总司令傅作义指挥的六十余万人马。他们以张家口、北平、天津、唐山这几座中心城市为核心,在京张铁路沿线摆出长蛇阵,目的是扼守张家口、宣化、怀来、康庄等战略要地,与人民解放军华北军区对峙。

此时,为了拖住傅作义,防止他放弃平津向南逃跑,中央军委审时度势,在不同的地区采取不同打法:有些地区采取“围而不打”的原则,如对新保安、张家口;有些地区则是“隔而不围”,即只作战略包围,不作战役包围,如对北平、天津等地。待时机成熟,一举将傅作义摆下的一字长蛇阵切成数段,然后按照“先打两头,后取中间”和“先吃小点,后吃大点”的攻击次序,先攻占小城市,后解放大城市,从容歼灭各点之敌,即先打张家口、新保安、塘沽,后打天津、北平。为此,中央军委一面命令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和第11纵队先遣队,昼夜兼程向平津进发,准备发起平津战役;一面命令华北军区突击北平至张家口一线,迅速包围张家口。

11月29日,华北军区第3兵团,突然向张家口外围国民党军发起攻击,由此拉开了平津战役序幕。

傅作义判断,华北军区部队对张家口的进攻是一次局部行动。他决心趁东北野战军尚未入关之际,集中主力首先击破华北军区部队的进攻,然后以逸待劳,迎击东北野战军的攻势。他命令嫡系主力部队第35军从丰台和长辛店出发,乘坐四百辆汽车驰援张家口;又命令驻昌平第104军移至怀来;驻涿县第16军移至昌平、南口、康庄,保障北平与张家口间的交通安全畅通。

解放军吸引傅作义三股主要兵力向西挺进的目的已经达成。12月2日,中央军委命令华北军区第2兵团,由易县经紫荆关向涿鹿、下花园急进,切断怀来、宣化间国民党部队的联系;命令东北野战军先遣兵团第4纵队,由蓟县向怀来、康庄、南口一带急进,切断北平与怀来间国民党部队的联系,从而协同华北军区第3兵团控制住平绥线,使敌人既不能西逃,也不能东撤,并将完全斩断傅作义的三股主要兵力和外界增援的联系。

12月5日,东北野战军4纵队和11纵队攻克密云城。

坐在北平指挥部的傅作义,接到东北野战军已经入关的消息,正在写信的手抖了一下,手中的笔掉在了面前的信纸上,一个墨点迅速晕染了信纸。傅作义的心头也像眼前的信纸,顿时被乌云笼罩起来,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缓缓站起身,踱步到地图前:“解放军来得太快了,密云失陷,直接威胁北平……”

他迅速转身,走到电话机前,抓起电话,命令第35军立即向东撤离,命令第104军、第16军由怀来、康庄向西接应。他急切地盼望着第104军、第16军主力与第35军在平绥线上连成一体,为自己西守或者南撤创造条件。放下电话,他重新回到地图前,目光渐渐聚焦在一个关注了很久的点——康庄。

可是让傅作义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打下密云后并没有挥师南下继续向北平进军,而是从蓟县出发,日夜兼程,以急行军速度赶往平绥线。

12月6日,国民党第35军的汽车队如同一条长蛇,沿着山前的公路,从张家口向东开进。此时,华北第4纵队第12旅在冀热察军区部队的配合下,早就埋伏在了新保安。国民党第35军的车队缓缓地驶入包围圈,被死死地按在了新保安。

12月7日,东北野战军4纵队到达延庆县四海。按照上级命令,4纵队于8日夜插入怀来、康庄、八达岭之间,包围康庄守敌,切断康庄、怀来与南口敌军的联系,堵击敌人东窜,阻击北平之敌西援。

东北野战军4纵队司令员吴克华、政委莫文骅在行军帐篷里和身边人员,仔细地研究着作战部署。

“10师以一个团占领养鹅池、屯军营、外炮西高地、榆林堡,负责包围康庄之敌。”吴克华镇定地指着作战地图,“师主力集结于下屯、西桑园地区,作好攻击准备,并随时准备追击退却之敌。”

“报告司令员,11师来电,已经到达指定位置。”

“好。11师以一个团占领康庄、怀来之间的石柱、石桥、东西花园有利地形,负责切断康庄、怀来之敌的联系,师主力部署在铁路以北的大王庄、石柱、石桥、小王庄地区,随时准备追击可能退却之敌。”吴克华转身,向正在接发电报的电报员说,“立即通知12师,占领大浮沱、小浮沱、西拨子、营城子地区,负责切断康庄、岔道城之敌的联系,堵击康庄之敌向东逃窜,阻击南口方向之敌的增援。”

吴克华胸有成竹地望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同志们,我们是在东北战场的枪林弹雨中成长起来的人民军队,在那样恶劣的条件下,我们的战士英勇地赢得战争。我相信这一次,大家也一定能够克服困难,完成任务。”是啊,在那冰天雪地的东北平原,在那武器装备和敌人相差甚远的东北战场,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中早已百炼成钢。

9日拂晓,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的3个师犹如神兵天降,突然出现在平绥线上的怀来、康庄、八达岭一带,一下子将国民党第16军指挥所、109师、94师一个团、22师66团死死地包围在康庄地区。

康庄处在延庆盆地的中南部,平坦开阔的土地上几乎没有任何遮挡,这里是大兵团作战的天然战场。敌人在康庄构筑起严密的防御工事,想借此抵御住解放军进攻的步伐。他们以为人民解放军一如四年前,扛着步枪,吃着小米,打着绑腿,在山沟沟里打游击。而此时吴克华率领的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早已用东北战场缴获的物资、武器将自己武装一新。

面对如此强大的人民军队,国民党康庄守军害怕得要死。10日凌晨两点,趁着黑夜,他们悄悄向北平方向撤逃。敌人的逃跑决定是正确的,因为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就是在新开岭战役中,首创东北战场在一次战役中全歼国民党军一个整师的范例;在塔山地区,激战六昼夜,击退国民党增援锦州的十一个师的进攻,为攻克锦州起了重要作用的钢铁队伍。

在康庄东侧、南侧布防的是东北野战军第12师的36团和10师的29团,其接合部是个相对虚弱的地方,狡猾的敌人选择从这里撤逃,自以为棋高一着,却没有逃出人民解放军的眼睛。

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第10师29团3营发现一股敌人,立即向团里作了报告。29团立即请示师部,但是团部与师部电话始终没打通,全团部队又住得分散,很难快速集合起来。危急时刻,29团政治委员刘玲带领机关七八个参谋干事冲在最前头,追上一股敌人,利用夜暗敌人分辨不清的机会,扯着嗓子对敌人喊话:“你们被包围了,赶快缴枪!”黑暗中敌人判断不出野战军兵力,担心被全部歼灭,纷纷把枪都扔在地上,举手投降。

另一伙敌人也已经悄悄进入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第12师36团3营的防区。黑暗中,野战军哨兵未发现敌人的行动。此时,团政治处保卫股长阎寿正在查哨,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人影晃动,立即鸣枪示警,随即派人向团部汇报。团长江海、政治委员王淳赶到阵地,组织部队占领西拨子西北公路和铁路之间的有利地形,以火力正面阻击敌人,同时迅速向师部报告情况。此时,已有三百多敌人突围了出去。

拂晓,敌人被野战军正面的火力压住,试图从两侧突围。江海团长命令一个连从营城子方向出击,从南向北包围堵截敌人;同时,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第12师35团也派出一个连,从北面向铁路包围。敌人三面被堵,只好调头回窜。恰巧此时10师29团的先头部队7连已追上敌后尾,敌人又重新被包围在外炮村以东的西拨子地区。

野战军政治攻势和军事打击同时使用。包围圈中的敌人,像没头的苍蝇,四面突围,四处挨打,越来越恐慌。随着包围圈不断缩小,敌人终于崩溃了,只好投降。

10日上午八时,从康庄逃窜之敌被歼灭,康庄宣告解放。

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自进入指定位置到歼灭国民党第16军,完全占领平绥铁路康庄至青龙桥一段,切断平绥线,前后仅用二十五个小时,共歼敌六千八百八十五人,缴获山炮十五门,缴获大量其它军用物资。这是解放战争期间,在延庆地区发生的最大的一次战斗——康庄战斗。

康庄战斗是平津战役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次消灭敌人一个军,拦腰斩断了傅作义的一字长蛇阵,彻底摧毁了敌人整体西逃或者南撤的企图,为全歼怀来新保安的国民党35军、推动北平和平解放创造了有利条件。

(本文来源:延庆档案)

北京市延庆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32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