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歼灭“清乡狗”》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歼灭“清乡狗”》

时间:2021-07-15

党史.png

古城战斗后,王亢率领10团向古城村西南方向的双营村转移。王亢团长回到延庆川后,他的耳朵里都是群众对“清乡队”的控诉。

“清乡队”直接受延庆日本警务署科长毛利和五县指导官垣野直接指挥。这五个县包括:延庆县、怀来县、龙关县、赤城县、涿鹿县。“清乡队”就是日军豢养的一条狗,是由当地的地痞流氓分子组成的伪警察队,1942年秋天抗日根据地形势恶化后,八路军队伍中的一些意志薄弱者受敌诱降而叛变投敌分子也加入其中,原平北地委警卫队队长王成起还当上了“清乡队”队长。

“一定要消灭他们!”王亢团长一直在寻找歼灭这股敌人的机会。

10团打了几场胜仗之后,队伍向延庆川方向推进到双营。看着城墙坚固的双营城,王亢动了心,于是进驻双营,大胆地向延庆县城逼近,就是为了引诱日军前来进攻,以达到一举歼灭“清乡队”,为人民群众除去一害的目的。

“好地方啊,好地方!”战士们都在城中休整,王亢团长和曾威副政委信步走出村,围着古城墙散步。

“距离合适,地势平坦,视野开阔,城墙够高够厚,易守难攻。”两人相视一笑。

双营城是一座小城,平面接近长方形,有东、西两座城门。四周筑有高十米、底宽八米、顶宽三米有余的围墙。城门高耸,城墙很完整,四周基本能合围,村中住着不到百户人家。从地图上看,双营城的位置正好处于从岔道到旧县,然后至白河堡的缙山道附近。由于这里的城墙是用粘土垒起来的,既厚又高,真是易守难攻。城墙以外,一二华里范围内没有村庄和树木,地势平坦。登上双营城墙四顾,可以一览无余,就是田里跑着一只兔子也能看得清清楚楚。双营城西边二百七十余米的地方,有一处古代烽火台遗址。烽火台现存约二十余米见方,残高约八米,四周有围墙,占地约一百五十平方米。当年这座烽火台外包城砖,传说内部有隧道与双营城相连。如此规模的烽火台既可驻兵又可防守,与双营城形成犄角之势,更加有利于双营城的防守。

双营城距离延庆县城东北十余里,这里原是清代骑兵驻扎营地。1933年,日军侵占热河省,大举进攻长城喜峰口各口,国民党政府与日军关东军签订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当时盗贼遍地,民无宁日,双营村也自发地组织伙会保卫村庄。遇到土匪前来骚扰,伙会、民壮登城防御。土匪看城上防守如此严密,只能在城下转悠,进不了城。

双营城从修建之初就是为了防御敌人入侵,几百年间一直以其坚固的城墙辅助勇敢的战士、民众与敌人顽强斗争,保护百姓生命财产安全。现在,这历经沧桑的城墙将再一次发挥作用,帮助八路军打败“清乡队”,护佑一方百姓平安。

“你看,这里距延庆北山不远,情况紧急时,可以快速往北山转移。”王亢团长和曾威副政委登上了城墙眺目远望。北山是平北抗日根据地中心区,进了北山就是进入八路军的地盘,敌人根本不敢追过去。

“城里的情况也能看得清清楚楚。”王亢团长举起望远镜望向延庆县城的方向。

“想办法就在这里把清乡队这帮汉奸走狗消灭掉!”两人决定在这里打一场歼灭战。指挥所就设在靠近城东门潘会的家里。

“轰!轰!轰!”炮声阵阵,尘土飞扬。

没等王团长和曾政委确定引敌上钩的计谋,敌人就主动送上了门。10团刚一进入双营村,延庆城里的敌人当天下午就得到了信息,想要偷袭双营城。

下午两点多钟,团长王亢站在双营城的城墙上,从望远镜中看到,近二百名敌人急急忙忙出了延庆城东门,出城不远便折转向北,停在县城东北不远处一个叫三里河的野地里。敌人架起八一式迫击炮,连续向双营村方向轰击,许多炮弹就落在指挥所附近。“清乡队”队长、叛徒王成起告诉敌人双营这个地方城高墙厚,所以日伪军只是远远地朝这边打炮,迟迟不敢发起进攻。

“他们打炮打得越热闹,越说明他们胆怯。”

“可他们不上前儿,这场戏开不了场啊。我们应该放个诱饵诱惑诱惑他们。”

“哈哈哈”,两人大笑。

王亢一看敌人远远地打炮,就是不上钩,于是和副政委曾威迅速商量决定:以散兵为诱饵,诱使敌人上当。

王亢立即命令周德的游击队和各连的所有勤杂人员,装扮成溃逃的散兵,出双营西门朝北山黄柏寺方向跑,并要求他们跑得越乱越好。

“报告长官,八路被咱们打跑了!”

“长官,我们清乡队愿意追击歼灭这股八路!”

“追!”

敌人突然发现一股“溃逃”的八路军向北山跑,而且都是些散兵游勇,毫无战斗力,立刻下令停止对双营的炮击,转而轰击这股“溃逃”的人群。这时候,王成起看到了效忠日本主子的机会,带着手下的“清乡队”,向佯装“溃逃”的人群追击而来。

日伪军以为八路军真的被炮火吓跑了,就以胜利者的姿态收起了迫击炮,耀武扬威地回县城去了,只留下了警务署科长毛利和五县指导官垣野率领着“清乡队”,一直追到米家堡西南的田野里。他们排成东西一列横队,用机枪和步枪对着周德的游击队和各连所有勤杂人员装扮成溃逃散兵的方向一阵乱打。

正在“清乡队”大显淫威的时候,王亢指挥着1连、2连、4连的战士们,早已经包抄到米家堡村西敌人的背后,一声令下,机枪、步枪同时开了火。敌人怎么也没想到,八路军在自己的背后开了枪,一下子乱成了一锅粥,溃不成军。佯装“溃逃”的周德游击队听到枪声,也立即折转身来,从而形成了对敌四面合围的趋势。

激烈的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将这伙怙恶不悛的敌人吓懵了。

“队长,毛利和垣野被打死了。”

“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

“队长,咱们跑吧。”

“还找什么队长,王成起早就跑了。”

“咱们还在这里卖什么命?赶紧跑啊!”

“跑啊……”

“清乡队”成员如热锅上的蚂蚁,乱成一团。

战斗刚打响之际,10团首先击毙了挥舞战刀、声嘶力竭地叫喊指挥的毛利和垣野。“清乡队”这伙亡命徒,平日里耀武扬威,现在看到两个日本主子已经尸陈田野,队长王成起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溜之大吉,变成了丧家之犬。他们有的如同被打懵了的老鼠东奔西窜,有的趴在地上装死,有的一个劲儿地往同伴尸体底下钻,更多的是乖乖跪在地上举手投降了。

经过了短短三十分钟战斗就结束了,击毙了毛利、垣野以下三十多人,俘获敌人三十多人,只有王成起和一、二个随员趁乱逃脱。

“曾政委,今天这场仗有没有让你想起毛主席的一首词?”

“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你说的是不是毛主席的这首《西江月.井冈山》?”

“哈哈哈……”双营城前,看着得胜利归来欢声笑语的战士们,王亢团长与曾威副政委畅谈着并肩进城。

“清乡队”覆灭了!延庆川地区的一颗毒钉子被老10团拔出了!

胜利的消息很快在延庆川大地传播开来,人民无不拍手称快。从此以后敌人再也不敢轻易到村里随便逞凶,乡亲们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地过日子。虽然,延庆川的日军还没有最终被消灭,但是没有“清乡队”助纣为虐,日军就成了聋子、瞎子。延庆川的革命形势也日益好转,原先低沉下去的群众又重新抬起头,垮下去的基层政权、各种群众组织,在10团帮助下,重新建立并开始发挥作用了。这场诱敌歼灭战,打破了敌人对山区的封锁,使平北抗日根据地得到了巩固和发展。

(本文来源:延庆档案)

北京市延庆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32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