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围困高山寺》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围困高山寺》

时间:2021-07-16

党史.png

1944年,抗日战场处于大反攻的前夜。晋察冀边区平北分区南山抗日根据地军民在延庆县委的领导下,在主力部队的配合下,发动全县民兵平毁了东起永宁,西至康庄的封锁沟,拔掉了敌人设在封锁沟沿线的两个岗楼,极大打击了敌人的疯狂气焰。在新形势下,平北军分区首长对民兵提出了新的战术:在麻雀战、地雷战、破袭战的基础上开展“围点斗争”。延庆县委书记葛震、县武装部长李宝镛经过周密地研究,决定围困高山寺,拔出楔入抗日根据地的这颗“钉子”。

高山寺据点驻有一个中队的伪军,设在山上二百多米高的孤庙里。高山寺据点四面环山,周围的山都五六百米,只有北面有一条顺马场川流出的二十米宽的干河套。敌人占据高山寺,可以控制根据地的交通命脉,阻断经济来源、监视根据地军民的抗日活动。

1944年4月初的一天,葛震、李宝镛把一区区委书记姚德俊——化名雷英、治安员卢廷玉和当时担任区民兵大队长的黎光辉叫到孟家窑,葛书记拍了拍黎光辉的肩膀说:“小黎,主力部队还有其它任务,不能长期在这里,围困高山寺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一区民兵,有没有困难?”

“请首长放心,一定完成任务。”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东沟、八家、窑湾和南六村的民兵游击组,带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在冯家庙村集合了。雷英作了动员后,带着民兵,随同10团的部队一起,浩浩荡荡地开进了二道河。按着预定方案,兵分三路:一路由雷英带领10团一个连的兵力包围高山寺,给伪军上政治课;一路由黎光辉带领爆破组,在通往高山寺的路上埋设地雷,并负责填死高山寺脚下汪家门前的一口水井;另一路由卢廷玉带领部分民兵召开二道河群众大会。

雷英带领连队进入了阵地,隐蔽在一个高房上,冲着高山寺大声喊话:“伪军兄弟们,请你们李队长答话……”

话音末落,岗楼里向房上打了一枪。雷英很生气,向旁边的民兵一摆手。“轰隆”一声,一颗炮弹在炮楼上开了花。

只听“妈呀!”一声,高山寺据点乱了阵,有人冲山下说:“长官,请不要打枪,敝人姓李,是队长,我这里洗耳恭听。”

“李队长你听着,我们是八路军10团,现在我们首长和你讲话!”雷英操着陕西口音讲起国际、国内形势。最后一句话是:“我们已经包围了据点,出路只有投降。你们想想赵海臣的下场,何去何从,自己选择。”

雷英的话一下子把伪军镇住了。冯家庙游击组长李明德在10团掩护下,趁机带着游击组员在高山寺门外五六十米的地方挖坑埋雷,真真假假埋了一大片。

这边雷英正在围困高山寺,那边卢廷玉带领民兵在二道河召开群众大会,宣讲国际国内大好形势,最后特别向甲长和地主说:“从今天起,谁也不能向高山寺送水、送粮、送柴,违者按汉奸论处。”

甲长点头哈腰地说:“一定遵命!”

拂晓,部队悄悄地撤出了二道河。部队一撤,敌我力量发生悬殊变化,敌人一个中队一百多人,有三挺轻机枪,八九十支步枪;民兵人虽多,只有十几支步枪和土枪、单打一、手榴弹、地雷。在此情况下只能斗智,不能硬拼。雷英按原定方案在柳沟西梁和大门口子东侧山上派出了瞭望哨,监视柳沟和延庆州的敌人,通过点燃篝火传递消息;在东沟、八家、二道河,各设一个联络哨,发现山上的烟火立刻报告。大部分民兵也秘密撤出二道河,转移到东沟村。

一个白天过去了,山上的伪军没有下来,山下的换防人员没有敢上去。晚上,游击队把南六村和东沟、八家、窑湾的民兵集合在东沟村编成两个连,悄悄地进入了二道河,又包围了高山寺。

雷英大声地喊着:“1连长,做好战斗准备,防止敌人突围!”

“1排长,你们盯住大门。”

“2排长,监视东北角的炮楼。”

“3排长,你们作预备队。”

三个民兵排长连续地答应了三个“是!”

高山寺的伪军听到山下三人的不同口音,以为10团还在山下,把雷英当成10团的首长,再加上二道河街上人来人往,真不知有多少部队,更不敢轻举妄动了。

第二天,游击队又在大门口子两侧山上,通往柳沟两侧山上和高山寺的南山上,各派出几十名民兵,故意忽隐忽现迷惑敌人。高山寺的伪军看了,误认为是打援和打掩护的部队,更六神无主了。

三天、五天过去了,还不见高山寺的动静。第六天,敌人储存的水只剩下一缸了,第七天断水了。狡猾的敌人,让一个伪军班长换了便衣,趁游击队不备,拂晓时从围墙上跳了下来,偷偷地进入二道河一个姓吴的地主家,拿出了“李大气”的亲笔信,要他派人送到延庆城请求救援。

敌人接到报信来解围,发现八路军主力部队已撤走,他们便大模大样地开进了二道河。高山寺的敌人看到救星来了,自然喜出望外,可是他们一想外面埋设的地雷,还是不敢下来。

“李大气”扯开嗓子喊:“别上来,别上来,外边有地雷!”下边的伪军听了之后,吓得赶紧趴下不敢动。

伪军官让士兵抓牲口趟地雷,山上的伪军以为地雷被排除了,一窝蜂似地跑了下来,刚一跑就听“轰”“轰”两声巨响,有两颗地雷开了花,十几个伪军被炸倒,其余的又都缩了回去。山下的伪军指挥官也被吓呆了,他只好强迫几个伪军顺着牲口跑过的蹄印向山上爬,折腾了一个多钟头,总算爬上去了。

下午,游击队转移到门前石村,葛震也在那里,他对战士们说:“不要灰心,要从失败中吸取教训。”

李宝镛也说:“要动脑筋,多想办法。”

大家一起制定了二次围困高山寺的方案。

傍晚,游击队到了窑湾村,通知南六村民兵在窑湾村集合,大家一起上了高山寺对面的南山,观察高山寺周围的情况,一直看到延庆州的伪军上了山,这才进入东沟村。

了解了敌人白天活动情况,晚上掌灯时,大家按预定计划分成两个连队,重新开进了二道河,包围了高山寺。由冯家庙村游击组长李明德带领民兵,在高山寺门外重新埋设地雷。

雷英站在据点外,喊起伪军队长“李大气”,又给他们训了一顿话。开始“李大气”一再否认请援兵的事,直到给他摆出了事实,他才不吭声了。

雷英命令他们缴枪投降,否则死路一条!

“李大气”觉得这几天游击队没敢强行攻打,又露出了凶相:“老子倒要看看,你们几个土八路能把我李大气如何!来人,给我守住山口!”

卢廷玉再次在二道河召开群众大会,宣布处死报信的吴姓地主,从此再没有人敢向山上送水、到城里报信了。

雷英根据实际情况,决定长期围困高山寺,将他们饿死、渴死、困死。贫苦群众热情高涨,也参与到轮班围困高山寺的队伍中来。十几天过去了,进入阴历五月,青纱帐起来了,战士们转移到高山寺南面的高粱地里。

按照李宝镛“要动脑筋,多想办法”的思路,游击队在东沟村召开民兵中队长、游击组长会议。大家分析形势,一致认为现在山上的水又快用完了,要防止敌人狗急跳墙和延庆城的敌人再次增援。大家集思广益,纷纷发言。

东沟村长梁永说:“咱们的大铁炮可是威力无穷,一打一大片。还有咱们的大抬杆,打他一家伙。”

会埋地雷的冯家庙游击组长李明徳说:“咱们还得使用拉火雷和坏水雷杀伤敌人。”

还有人提出坚壁清野,把柴米油盐都坚壁起来,把挑水的水桶、盛水的缸都藏起来。

游击队综合大家的意见,在当天晚上把两门一百多斤、长约一米的古炮装上火药和碎铁片,抬到高山寺门前南侧,炮口冲着高山寺大门,炮底靠在工事内的大石头上。李明德带着他的游击组,从高山寺南侧隐蔽着爬上围墙根,悄悄地绕到高山寺门外十几米处,埋好地雷,并且故意让坏水雷露出破绽。

十几天过去了,山上确实没有水了。“李大气”眼看着援兵无望、军心混乱,决定破釜沉舟、孤注一掷冲下来抢水。他满以为大门口没有地雷,命令机关枪、步枪掩护,派出一个小队贴墙根往北冲出去抢水。谁知二十多个伪军刚冲出大门,游击队的古炮和大抬杆就震怒了,“轰轰”“通通通”,浓烟带着铁砂、铁片飞向敌群,伪军纷纷倒地,没伤着的拼了命往回跑。

“李大气”不甘心,指挥另一支伪军向下冲。这时,拉火雷开了花,又留下五、六具尸体。黔驴技穷的“李大气”无计可施了,只好关上庙门缩了回去。

这天夜里,游击队爬上去捡回了敌人白天留下的五支步枪和子弹,接着游击队按第二步方案开始行动。从山根底下开始,逐渐向岗楼下掏洞。掏的掏,运的运,由于是土山,进展很快。民兵们故意大声地说:“挖到炮楼下,装上一棺材黄色炸药,管叫黄狗坐‘飞机’。”

伪军被白天一仗打成惊弓之鸟,听了民兵的话,吓得尿了裤子,赶快报告了“李大气”。

“李大气”心里也明白,这一招可厉害,一颗地雷杀伤力就那么大,一棺材炸药,连尸首也得炸没了,急得他像磨道上的驴,在地上转来转去。一会儿,他找来一个小队长,让他换上便衣,化装成老百姓,拂晓时从西北角吊下去,秘密进入柳沟打电话。

延庆城的敌人接到电话,知道局势紧迫。第三天上午,二百多名敌人带着工兵,一路打枪开进了二道河,可是他们不敢上山,先让工兵排雷,还真起岀了两颗。当敌人的工兵抱着剪断了弦的地雷兴高采烈的时候,坏水烧着了炸药,地雷发怒,“轰!”“轰!”两声,炸倒了四五个伪军。伪军吓得目瞪口呆,赶紧抓来一群羊,赶上去趟地雷。地雷排出了,高山寺的伪军一轰而下,和延庆城来的敌人一齐撤走了。

敌人走后,游击队和群众,带着锹、镐,连夜拆除高山寺围墙和古庙。群众边拆边说:“围困战术真叫好,民兵个个是英豪,不用机枪和大炮,敌人被咱打跑了!”延庆南山马场川“南六村”就这样在武装斗争和强大的政治攻势下脱离了敌人的统治,转变为抗日的一面政权。

(本文来源:延庆档案)

北京市延庆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32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