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报应》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报应》

时间:2021-06-10

党史.png

平北九渡河伪警察所长李名成的两个亲信,突然失踪了。

九渡河、黄花城一带,日伪和国民党统治时期属昌平县管辖。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日军全面侵华战争开始,罪恶的铁蹄践踏国土,昌平、延庆、怀柔相继沦陷。日军入侵后,为了监视和伺机剿灭八路军,很快在九渡河设立警察所,派驻了几十名武装警察,接着日本宪兵队五十多人也驻进了九渡河村。日伪丧尽天良的兽行,惨绝人寰的杀戮,让当地的人民群众陷入了苦难和屈辱的深渊,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卢沟桥事变的枪声,引燃的是中华大地的抗日烈火。这烈火里重生的是一个觉醒而不屈服的民族。1938年,八路军抵达昌延联合县山区,创建抗日根据地,在九渡河、黄花城、二道关一带村庄动员群众,宣传抗日,组织游击队打击日本侵略者。不愿被蹂躏的群众被组织起来,抵制日军的讨伐。

1941年,日伪军开展了“治安强化运动”。所谓“治安强化”,就是更残酷地实行搜查、逮捕,实行保甲制度,清查户口,组织伪军,强迫老百姓修围子、垒炮楼、挖封锁沟,以加强殖民统治和镇压中国人民的抗日运动。

1942年,驻昌平县城的日伪军为了加强与九渡河据点儿之间的联系,运送物资,强迫当地群众加速修筑一条公路。群众心里都明白敌人赶修这条公路的目的,就千方百计地“磨洋工”。有的拿着卷刃的铁锹,一锹下去挖个牙印;有的挖沟后趁监工不注意又偷偷地填上土;有的捂着肚子,一遍遍地跑去解手;有时不知什么原因,几个人扔下工具推搡起来,其他修路的人都围着看。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工程进展得很缓慢。日伪军的头目非常恼火,思来想去,采取了应对措施,从九渡河警察所派了两名他们看着忠诚的警察,当监工来加快修路的进度。

这两个监工一个姓杜,一个姓董,都是警察所长李名成的亲信。这个姓杜的,个子不高,刀条脸,高颧骨。说话的时候,颧骨一动一动的,带着几分杀气。俗话说,颧骨高,杀人不用刀。姓杜的监工整天为非作歹,老百姓背地里都叫他“杜刀子”。那个姓董的头发分两半,深眼窝,衬得鹰钩鼻更突出,一副阴险的模样。老百姓送给他一个“董老鹰”的绰号。两个人臭味相投,一起去抽大烟、耍钱、奸污妇女,无恶不作。抽烟赌博,钱从哪里来?他们仗着警察所长亲信的身份,在据点周围当路霸。凡是从此路过的人,都要留下买路钱。尤其是一些过往商贩和当地做小生意的人路过,他们绝不轻易放过,见到人来了,端着枪挑开褡裢袋子,翻看里面的东西,真正是雁过拔毛。

有一次,几个生意人赶着毛驴,从口外驮着一些皮货、莜麦面等物品,绕过据点奔往昌平。杜刀子、董老鹰不知从哪里“嗅”到皮货味,尾随追去。他们看着几个生意人戴着草帽,每头毛驴垛子上都搭着鼓囊囊的口袋,不禁嘴角咧开了。随即,杜刀子端着枪比划着:“干什么的?开货检查,是不是给八路送东西去了?”

董老鹰眯缝着眼,厉声喝道:“不说实话,你们就是私通八路!”

几个生意人也是见多识广,怕吃眼前亏,赶紧“长官长官”地说好话,说是做小本生意。

杜刀子摸着皮货,眼里直发光,嘴里却说:“这是给八路军做帽子吧?用皮货可暖和了。”

生意人一听,连忙从袋子里掏出两张狐狸皮,又给拿些莜麦面,捧着给杜、董两人。杜刀子和董老鹰目光对视,露出一丝狞笑,放几个生意人走了。

杜、董两人尝到甜头以后越来越霸道了,只要从据点过的生意人,要么给卸下一些东西,要么塞点钱打点,不然就甭想过去。杜刀子、董老鹰两人的外号叫得更响了。两人从过路人身上揩出了油,抽大烟、赌博的次数也增多了。

这两个家伙当了监工以后,对日军更是点头哈腰,俯首帖耳,比对他们的爹娘老子还要恭敬。有了日军的指派,他们更加肆意妄为了,对民工张口就骂,举枪托就打,根本不把他们当人看。今儿说这村的民工不够人数,明天又说那村民工来晚了。为了镇压民工,他们经常威胁:“凡是来晚的、没来的,都是给八路军游击队办事去了。我们要报告皇军,统统治罪!”

每当遇这种情况,各村的保长为了息事宁人,保护村里的平安,依据两人的口味,派人给他们送钱送物。两个汉奸狗仗人势,胃口越来越大。为了满足越来越多的挥霍,他们多次扬言:“抓几个私通八路的交给皇军,杀他几个,让你们尝尝东洋刀的厉害。”两个汉奸的言行,对抗日军民威胁很大,老百姓恨得想把他们捏扁。

当时,昌延联合县的游击队,经常在九渡河附近秘密活动。两个汉奸的所作作为,以及老百姓对他们的怨恨,游击队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游击队长周德全根据上级指示,决定除掉汉奸,并做了具体部署。

1942年秋末的一个傍晚,斑驳的夕阳挂在树梢上,正在一点点地坠落。杜刀子、董老鹰来到辛庄村东路段,停下来查看修路进展。当他们看到两个民工拄着铁锹,在低声说着什么。杜刀子、董老鹰一看,气急败坏地冲上前,指手画脚地大骂:“高粱花子脑袋,整天磨洋工,快点干活!”边说边举起枪托,照着民工屁股打去,几下就把民工打倒在地上。

两个民工都上了年纪,看汉奸端着枪,敢怒不敢言,抱着脑袋求饶。杜刀子、董老鹰撒完了气,看看天色不早了,打算检查完修路工程后回家。

路边不远处的树荫下,一直观望的焦玉城紧抿嘴唇,心里暗暗骂道:“狗汉奸,太欺负老百姓了!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知咱游击队的厉害!”

焦玉城二十岁左右,中等身材,有些发黑的长脸上,嵌着一双机灵的眼睛。别看他年纪不大,却是游击队里的老队员了。平时,给八路军送信、夜里送军粮,凭着他的机智勇敢,每次都能出色地完成任务。现在,游击队长周德全又交给他一项任务。

焦玉城头罩羊肚毛巾,肩挎牛鞭,一副地道的放牛的打扮。他“哞哞”地召唤着牛,不紧不慢地来到汉奸面前说:“二位长官,您别生气。向您报告一个事,我夜里放牛,在沟北看见俩牛贩子。他们白天不敢走,还在那儿躲着呢……”焦玉城边说边用手指着不远处。

两个汉奸看看太阳快要落山了,天色有些晚,又看看焦玉城,有些犹豫。杜刀子上前一步,盯着焦玉城说:“你是放牛的吗?说假话让我报告皇军,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焦玉城知道杜刀子为了探听虚实在吓唬他。他本来长得比较黑,现在扮成放牛娃,故意脸上抹点泥,手上弄得灰不溜秋,外人看不出一点儿破绽。听到杜刀子这样说,焦玉城一副无辜的样子说:“报告长官,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不信,你们去那边看看。”

董老鹰不动声色,这时他的烟瘾上来了,哈欠连天。他想去弄点钱,赶紧抽口大烟,享受仙人一般逍遥快活。看着焦玉城一个人,就对杜刀子说:“让这个放牛的领路,要是他说假话,就把他的牛拉走。”两人放弃了回家的打算,让焦玉城带着奔向辛庄北沟。

落日散尽最后一丝余晖后躲起来了,天色暗淡下来。两个汉奸跟着焦玉城走进山沟。两汉奸走了一段路,前后看看,都没有牛贩子,有些狐疑。

焦玉城说:“不远了,前边就是!”又走了一段路儿,游击队长和几个队员突然钻出来,把两个汉奸围起来。

杜刀子和董老鹰下意识地去拿枪,早被游击队员铁钳一般的手抓住,几个人三下五除二把两人捆上,押着过了北山梁。

当夜,在西水峪的西南沟里,两个体似筛糠的汉奸连声求饶。游击队长严正地说:“你们忘了自己还是中国人,整天替小鬼子卖命,坏事做绝了!除掉你们就是为民除害。今天让你们死得明白!”焦玉城和几个游击队员,舍不得两颗子弹,搬起大石头向汉奸砸去,结束了他们罪恶的生命。

第二天,伪警察所长李名成得知俩亲信失踪,派人查了半天也没有结果。第三天,李名成起床,揉着惺忪的睡眼,对部下说:“这俩小子完了,没命了。我昨天夜里做了个梦,梦见他俩头被剃得溜光,冲着我奔儿奔儿地一个劲地蹦,就是不说话。完喽!肯定变成鬼了!”说到这里,他后脊梁一阵发凉,依稀看见他自己的头也剃得溜光……

其实,无需做梦,不用预兆,汉奸的下场都是一样的。

(本文来源:延庆档案)

北京市延庆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32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