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向山区转移》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向山区转移》

时间:2021-07-21

1afbbe85807e324770060f1f88604a7b.jpg

“姜书记,我们一定要走吗?”

“必须走!马上撤离。”姜国亭语气凝重,年轻的面孔中透出一股少有的严厉和不安。

县委所有的同志还记得,就在一年前的1945年10月,延庆和永宁城召开了万人庆祝大会,大会上葛震书记作了鼓舞人心的讲话,延庆县十二万同胞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同全国人民一道迎来了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伟大胜利。二十四岁的姜国亭,就是那时候由县委副书记接过了县委书记的担子,带领县委工作的同志和延庆的群众一道,准备全身心地投入到新的工作中来。然而,刚过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在这个月蒋介石撕毁了《双十协定》,要重新发动全面内战。国民党整编第16军22师已经从南口出发,很快就会到达解放区,必须做战略转移。

此时,姜国亭忧心忡忡,内心深处他也反对转移。自从1941年10月,六区区委书记田梦熊牺牲后,他接替区委书记以来,一步都没有离开过平北这块生养自己土地。工作中遇到再大的困难、再多的曲折,咬咬牙全都挺过来了。战争的残酷让年轻的姜国亭必须有更高的觉悟,再苦再困难都是为了民族解放、人民幸福。夏天一身粗布衣,一套冬衣穿两冬。一年四季都是穿着衣服睡,有敌情起身就打。那时候到县里开会,每次都会少一些旧面孔,添一些新面孔。同志们见了面,最高兴最亲切的就是互相一拍肩膀:“嘿!你这个家伙还没死呢?”这样打下来的果实,谁能心甘情愿地拱手相让呢?

此时,全副美式装备的国民党整编第16军22师从南口出发,已抵达了三堡、八达岭一带,不断派出小股部队进犯周边村庄。姜国亭曾经带领县游击队,一次次击退敌人的进攻。姜国亭从几次战斗中看到,如今的国民党军队不再是几年前的伪军装备,无论武器装备还是作战指挥,都决定这次的仗要比打鬼子还惨烈。

9月天气转凉,塞外秋来满目肃杀。驻扎在康庄的解放军晋冀鲁豫第1纵队司令员杨得志,接到了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发来的电报,开始补充新兵。每团充实至二千五百人,作为突击力量。同时在平北各地构筑碉堡,准备痛击来犯之敌。

一大早,杨得志司令员就立即给姜国亭写了一封信,让通信员送到县委。当姜国亭接到司令员的信时,他想了很久,不知道该怎样把这个消息告诉县委的同志们。

“姜书记,既然第1纵队已经准备固守了,我们为什么还要走?”

“同志们,我们做行政工作,要服从军事指挥。前方战场已经准备和国民党军队交战,我们不能拖了前线的后腿。司令员要求我们做好两手准备:一方面坚持工作,另一方面要做好进山打游击的准备。现在的形势很危急,我们只能服从指挥。立即准备,把县委的公文、资料全部整理好,由县游击队护送,向北部山区的白塔、大边一带迅速转移。”

就在姜国亭带领县委转移的同时,解放军晋冀鲁豫第1纵队和冀热察军区独立第5旅,已经完成了康庄、怀来一线的第一线筑堡,并开始策划构筑下花园、延庆、龙关地带,准备在要口择重点筑堡。

9月29日,从南口出发的国民党整编第16军也分两个梯队,沿平绥铁路西进。他们是奉国民党北平行营主任李宗仁的命令,摧毁热河、察哈尔、绥远三省的解放区,打通平绥铁路。为此,李宗仁调集第11、第12战区部队共十一个师七万人,由南口、怀柔和集宁、丰镇两个方向,进攻晋察冀解放区首府张家口。

冀热察军区独立第5旅旅长詹大南,早就在延庆附近等着这支美式装备的整编第16军了。詹大南1914年出生于安徽省金寨县的一个偏僻山村。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曾给红25军军长徐海东当警卫员。抗日战争中任营长、团长、平北军分区参谋长、司令员,一直战斗在山区,屡建奇功,威震平北。1944年下半年,他由平北军分区参谋长升为司令员。此时,正率领冀热察军区独立第5旅,驻守在延庆,奉命阻击国民党整编第16军。

9月30日,国民党16军94师向康庄猛攻,先后发射炮弹上千发、冲锋十余次,但在解放军阻击下未取得丝毫进展;激战至当日下午六时,解放军主动撤出战斗,国民党16军94师占领康庄。与此同时,国民党16军第22师扑向了延庆川区,在延庆县城东南十二里处的大泥河筑起了军事堡垒。大泥河是重要的交通枢纽,现在遍地都是战壕工事,让站在这里的詹大南愤恨不止。

凌晨,国民党16军第22师与解放军独立第5旅24团3营接火了。詹大南站在村外的凤凰山上远眺。阵地上炮声隆隆,空中敌机盘旋。看着眼前的一切,詹大南眉头紧锁。

此时,24团副团长梁岐率领部队顽强地阻击着,炮火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线,仿佛把天撕出了一道道血红的口子。天刚蒙蒙亮,国民党军便开始了急促的炮火攻击,前后两次。长达一小时之久的炮火,把大泥河松动的泥土炸得已经焦黄了。第三次炮击开始,炮火再次延伸。

詹大南果断命令:“迅速撤退,争取时间撤至延庆城外,与团主力会合。”

梁岐率领部队边打边退。此时,在延庆城外的主力团团长吴迪也接到了詹大南的命令:“死死守住延庆城南边,给城里县委撤退留出时间。”

团长吴迪命令2营担任守城任务,1营守卫城西,3营守卫城东,摆开阵势阻击国民党军。

远在怀柔黄花城的独立第5旅22团的两个营,也紧急从驻地赶到延庆增援,在曹官营一带布防。

10月1日,国民党军22师在数十门大炮和几十辆坦克的掩护下,向解放军各个阵地发起猛攻。解放军24团3营在城南百眼泉一带阻击敌人。炮弹在战士的身边炸裂,伤员被县游击队和当地百姓组织起来的担架队抬下战壕。而趴在战壕里的战士却像钢铁铸成的一般,猛烈地回击着敌人的数十次进攻。敌军坦克被奋不顾身的战士扛着炸药包,用身体阻拦在阵地之外。解放军的炮火在百眼泉的土地上,连续坚守了三个昼夜。

解放军采取避敌锋芒、小部队出击等灵活战术机动作战,战斗间隙迅速抢修工事,利用缴获的武器弹药补充自己。独立第5旅22团则在曹官营一带牵制国民党军,有力配合了24团的正面阻击。

10月11日,国民党军队孙兰峰部占领张家口,驻扎延庆的解放军主力部队奉命撤出战斗。延庆保卫战历经十三天激烈战斗,给进犯解放区的国民党军队以沉重打击,胜利完成阻击任务,为掩护延庆县委、县政府机关顺利转移赢得了宝贵时间。


(本文来源:延庆档案)

北京市延庆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32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