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燕山天池》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燕山天池》

时间:2021-07-28

微信图片_20210728120815.png

刘才厚被人叫作“白河老人”,他对白河水库的感情比所有人都深太多。他曾负责白河堡水库的工程管理和质检工作,说起延庆白河水库,“白河老人”有满肚子说不完的故事。

白河水库是座中型水库,位于延庆区香营乡后山白河干流中段,居群山环抱当中。其“高峡出平湖”之静美,早已名闻遐迩。“平湖碧碧,大坝巍巍,泻玉流银,膏腴万顷”,这座水库是在激情燃烧的岁月,为立志改变家乡面貌的延庆英雄儿女战天斗地的精神凝结。“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纯真地寄托着那一代人的理想。许多热血青年出大力、流大汗,甚至流血牺牲,没有谁计较个人得失,十三年劈山引水的努力,建成白河堡水库及其配套南北引水干渠,合誉为延庆的“红旗渠”。随着时代的发展,水库功能转移,这里又成了游览胜地,被游人雅称为“燕山天池”。

白河水库是在1970年9月开始建设。水库工程量最大、最艰苦的重点工程是全长七千零九十米的输水隧洞。开工初期,施工采用人工打眼爆破、手推车推运材料这些原始方法。开凿竖井时,民工要在井口上方支起木架,安装滑车,再以人工拉抬方式运出渣石、废土。

1971年的初春,峡谷内仍然是寒风呼啸,雪花飞舞,滴水成冰。这一天,在输水隧洞的山顶上,沿着地势险恶的“肉锅子”山路,走过来一名技术员,他就是测量员李建生。

此时,指挥部接到任务——在工程测量初期,尽快完成测量任务。从那天开始,测量队的技术员们便不分昼夜忙碌在工地现场。所有技术人员不走大路偏登悬崖,只为了取得更准确的测量数据。他们都想:“修白河水库是为了革命创业,是为后代子孙造福,一定要打好这场改天换地的战斗。”

李建生一边走,一边从兜里掏出一封被揉搓得皱皱巴巴的信。信是他未婚妻托人带到工地上来的。在工棚里接到信时,李建生把信封攥在手心里,他没敢当着工友的面打开,他知道信中一定又是催他回家办喜事。

李建生今年二十五岁了,和自己的未婚妻谈了三年的“马拉松”恋情,他知道早就该回家把喜事办了。可是白河水库设计方案一出,他就跟着第一波测绘大军进了山,这一进山便是两年。两年来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工地,从来没有放下手里的测量工具。未婚妻抱怨他将婚期一拖再拖,却不知道在一个个深夜,他打着手电筒,趴在被窝里偷偷地给心爱的姑娘写下一封又一封缠绵的情书。

李建生看着信,心却始终没有离开脚下的这条羊肠小道。

“建生。等等我。”李建生停住脚步,看见招呼他的是刘才厚。

“队里知道你的事了。你也老大不小了,个人问题也是要解决的。这不,队长叫我告诉你,让你休假回家……”

李建生的脸腾地一下红了,他感觉脸上直发烫。李建生连忙摇头:“我不走,为了自己的事,把工作都耽误了,这不是拖革命的后腿吗?”光顾着说话,没顾上看路,李建生脚下一滑。

刘才厚一把拉住他的左臂:“当心啊,这地方太陡了。”

晚上,在队长的帐篷里,队长和几名党员给李建生开了一个“批判会”。会议时间很短,内容只有一项:赶紧回家结婚!

队长是个四十出头的复员军人,说话直来直去:“小李,你听我的,结婚也是革命需要,工作也是革命需要。结完婚再回来,革命路还长着哩。”

帐篷里所有人都举起手,赞同队长的意见。

第三天中午午饭后,刘才厚便找不到李建生了,工地上没人看到过这个准新郎。

下午1点,测量员们陆续来到现场,开始工作。让刘才厚奇怪的是,工地上并没有李建生的人影。有人说李建生肯定回家结婚去了,刘才厚忧心忡忡地说:“他不是那种人。即使回家结婚,也一定会先请假,别出什么事儿。大家赶紧找找。”

测量员们都着急了,到处寻找李建生。人们的呼喊声震荡在山谷,只有回音传来。大家顺着原路返回的时候,一个眼尖的测量员突然惊呼:“啊!血!”

人们看见,地势险恶的“肉锅子”山路悬崖下,有一片殷红的血迹。

大家慌忙下山,来到悬崖下的河边,看到了静静地躺在血泊中的李建生。人们的眼前模糊了,谁也不敢相信,眼前的烈士便是即将当上新郎的李建生。

每每说起这些事,“白河老人”刘才厚便会情不自禁地流泪:“李建生牺牲时只有二十五岁啊!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一定还在惦记那组未确认的数据!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一定还在想着要保护好他的测量工具!”

整个白河引水工程的关键,是在坚硬的岩石中打出一条长七千零九十米的输水隧洞,打通佛爷顶这座大山。隧洞施工环境非常恶劣,“夏天洞外一身汗,洞内穿绒衣。冬天洞内一身水,出洞一身冰”,隧洞施工的地质条件也非常复杂,经常面临塌方的危险。

为了尽快打通输水隧洞,延庆群众争先恐后地报名参加工地工作,1974年,报名的人把报名点堵得水泄不通。招工的同志抬起头,面前站着一个少年:“小同志,你还不够年龄线,不能报名。”

这个少年叫辛金庚,听后不服地说:“十七还小啊。你没听样板戏里唱吗?铁梅十七不算小,千斤的担子还能挑上八百斤呢。再说我还是个男的哩。”

一句话逗得所有人都笑了,招工领导拍着辛金庚的肩膀:“小同志,你的革命豪情不低啊。不过我们工地有规定,年龄可是第一道关啊。”

 “那明年可一定要收我啊!”

第二年,辛金庚没等招工队来招工,自己扛着行李卷主动来到了工地。招工领导一眼认出这是去年哼着样板戏来报名的辛金庚,高兴地接收了他。别看他年纪小,但是特别肯吃苦,又聪明好学,慢慢成为技术骨干。白河建设工地环境艰苦、任务繁重,辛苦工作一年后,十八岁的辛金庚得了急性阑尾炎,动了手术。刚做完手术,他就申请回到工作岗位。领导为了照顾他的身体,准备把他调到相对轻松的明山上干活,但他执意不肯,又坚持回到六号井下。

回到工地,辛金庚看见高山被劈开,棱坎被削平,沟谷被填满,水库的轮廓已经出现。在这绿色的世界里,它像一条黄色的巨龙,摇头摆尾地游动着,显得特别精神。

每天天刚亮,辛金庚和民工们就已经在工地上干得起劲儿了。刨土的,开石的,推车的,挑筐的,还有背石头的,你来我往,你呼我叫,加上呼啦啦飘动的红旗,唱着样板戏的广播喇叭,热闹非常,真是一幅动人的图景!一声铜哨的脆响,大家撤离爆破区。“轰隆隆”爆破成功,大家欢呼起来,六号洞又向前延伸了十几米。

转眼到了8月,进入汛期,开始频繁下雨,有时一下就是几个小时。原本的山涧潺潺小溪,变成湍急的河流,顺着陡坡而下形成一道道大树杈一样的瀑布,瀑布飞溅下来的水珠又细又密。连日大雨,将本来很不好走的山间小路冲得更加泥泞难行。

六号洞这几天极不太平,不是渗水,就是往下掉石块。技术人员说这里可能会塌方,队里立刻停止了工作,队长和技术员一边检查着地形地貌,一边研究下一步工作。

“看来还得用七号井的经验,横板支撑加水泥,这个工作可要抓紧时间啊,下旬汛期更严重,恐怕想补都来不及了。”

辛金庚第一个站出来:“队长,我去!我个子小,爬脚手架我在行。”

队长看着辛金庚,摇摇头:“不行,你太小。”

第二天,技术队员和工作队进了六号井,抬头一看傻眼了,脚手架通到隧道顶,地方窄,大人根本没法施工。辛金庚再次请缨:“还是我来吧。”

队长只得同意。大家看着辛金庚爬上脚手架,钻进施工位置,灵巧得像小猫一样。小小年纪的辛金庚,干起活来一点儿不比年长的工人慢,一会儿就将一块裂缝补齐了。

1975年8月14号下午,大家在六号洞里紧张地工作,辛金庚加快了速度,他想乘着晴天赶紧把塌方的位置修好,避免延误工期。突然,六号竖井里“轰隆隆”一声闷响,烟尘遮住了所有人的眼睛,无数大小石块裹挟着泥土纷纷落下,现场一片混乱。

工人迅速在塌方位置寻找伙伴,半个小时过去了,始终没有找到辛金庚。大家不顾生命危险,继续向塌方现场的深处寻找。当工友们终于扒开覆盖在辛金庚身上的石头和泥土,发现遍体鳞伤的辛金庚已经停止了呼吸。十九岁小伙子的生命定格在1975年8月14日16点55分,在场的人忍不住失声痛哭。人们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两本记得满满的日记,日记中写道:“工棚虽小连天下,五洲风雷胸中装。劈山凿洞为革命,誓为人民献青春。”

像这样不计名利,迎难而上,无私奉献的感人故事还有很多。历时十四年修建起来的白河水库,总投工七千九百万个,动用土石方六千万立方米。水库修建期间,各公社、大队派出了大量民工,1976年高峰时达到六千五百三十七人。除大庄科公社外,全县二十五个公社均先后派出干部、民工或技术人员参加修建。期间,十九名民工、技术人员以身殉职。有十个村庄,五百六十户人家,两千两百一十三人毁家纾难,进行搬迁。

1983年,延庆人民靠着愚公移山精神实现了引水入川的梦想。白河水库的落成,解决了当时延庆二十二万百姓的用水问题。白河水库用纯净的水回馈人民,用美丽的容颜惊艳世人。


(本文来源:延庆档案)

北京市延庆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32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