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新团长的第一仗》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新团长的第一仗》

时间:2021-07-20

微信图片_20210719093204.png

1945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曾经骄横一时的日本侵略者,在声势浩大的抗日浪潮中陷入孤立无援的困境。侵略者困兽犹斗,但所到之处无不遭受沉重打击。1945年3月15日的《晋察冀日报》登载了这样一条消息:

晋察军区3月11日战报:3月3日,平绥路怀来东十二里,康庄伪满洲军三百五十余名向永宁城运粮。我某团1部于永宁城西南十里吕庄设伏,因暴露目标过早,仅将其先头部队尖兵排歼灭,缴获轻机枪一挺、步枪十一支、驳壳枪一支,子弹一万零八百五十三发、战马一匹、炮弹一枚、刺刀十六把。击毙伪十名、小队长一名、伤伪二十名,俘虏九名。我方仅伤亡六名。

简短的一百五十字的战报向我们讲述了发生在七十五年前的一个瞬间。

吕庄位于延庆城东北十余里处,前后分两个部分,也叫前、后吕庄。这里是永宁通往延庆的必经之地。按敌人的区域划分,当时延庆县属于伪蒙疆察南行政厅管辖。永宁属延庆县,但伪满洲军35团以保护伪满洲国境内安全为借口,长期在永宁驻扎一个营。军事和生活所需物资,均由火车运到康庄车站,伪满洲军35团再派人运抵永宁。以往的惯例运送一次物资,往返需要三天时间。第一天,从永宁出发到达康庄住一宿;第二天,物资装车,返回延庆县城住一宿;第三天,由延庆县城返回到永宁。每次运送物资都有武装保护,每年春秋各一次,往返几年从没出过任何纰漏。

此时,驻守在延庆川的八路军主力是10团,团长是刚刚继任的李荣顺。这个从湖北省荆门县桥头村走出来的新团长,自小家境贫寒,八岁给地主放牛,十四岁到一家工厂当学徒工,刚十六岁就参加了工农红军,在湘鄂西的第2军团第6师第18团当战士。1935年初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9月,李荣顺随部队参加了长征,在一次反围剿的战斗中负了伤仍坚持行军打仗,最后胜利到达陕北。从1938年第4纵队挺进平北时,李荣顺就在4纵第31大队任特派员,参加了沙峪战斗。1939年2月7日,冀热察挺进军改编,李荣顺任第7团2营教导员,营长是红军强渡大渡河十八勇士的英雄连长熊尚林。1941年到1943年间,李荣顺先后担任平北军分区警卫大队政委和龙赤区区队长,在开辟平北的斗争中,带领广大军民多次粉碎了日伪军的扫荡和进攻。此时,李荣顺成为10团第三任团长。

李荣顺早就注意到了伪满军每年两次的物资运送,但是敌人的武装护送总是让他眼睁睁地看着整车整车的物资流向永宁。自从1944年10团转战回到延庆,大大小小和敌人对峙了多次。虽然每次都能挫败敌军,但眼看珍贵的军用物资牢牢地攥在敌人手里,这位二十八岁的老红军有些不甘心。

1945年,大反攻的炮声接二连三地把全国战场上胜利的消息传向平北,李荣顺也接到了军分区的命令:批准10团伏击永宁的物资运输队。李团长拿着刚刚接到的电报,兴奋地叫来侦查员:“马上化妆,到永宁附近摸一下情况。”

很快,侦查员带回了让李荣顺振奋的消息:“驻扎在永宁的伪满洲军,带了驮子队出发去延庆了。”

“好!通知各排,马上开会。”

本就不大的指挥部,立即聚集了团里的领导和各排排长,大家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李荣顺。李荣顺看了看大家,高声说:“同志们,根据我们的侦查,驻扎在永宁的伪满洲军,带了驮子队出发去延庆了。根据这个情况分析,敌人开始准备春季运输物资了。”

“团长,我们这回要去截击运输队了?”

“对!前线的大反攻已经给鬼子敲了警钟,军区指示我们不能再叫伪军这么肆无忌惮了。”

“团长,您说吧,怎么打他?”

“现在,我们在延庆川有三个主力连,守延庆县大队一个连也可集中使用。”政委吴迪补充说。

“敌人运送队有两个连的兵力,对比部队的政治素质、群众基础我们都占优势。”李荣顺转过身,向书记员说,“马上把我们讨论的结果电报军分区。”

段苏权接到了报告后,立即赶到10团驻地。段苏权拍着李荣顺的肩膀:“情况对我们很有利。你们打算怎么打?”

“报告政委,我们打算三个主力连隐蔽在后吕庄大道边的围墙内。这里的围墙可以给我们极大的掩护。1连在村西南角,2连在村东南角,4连在村东门两侧。一个排就隐蔽在大门外大道边高粱地里。我和周德礼在4连的阵地上,1连、4连放过敌人尖兵,集中力量攻击本队。2连阻击敌人尖兵,县大队一个连做预备队,埋伏在后吕庄的西北方孙家庄,它的作用有两个:既可以支援主攻连,又可以掩护转移。”

段苏权听着李荣顺的汇报点着头:“敌人的力量不要低估。要记住:‘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

“是!”

3月3日拂晓前,10团各队在黑暗中迅速进入各个隐蔽地点。10团提前封锁了消息,断绝了吕庄周围各条来往的道路,战士们厉兵秣马,严阵以待。

九时许,伪满洲军的尖兵越过东八里庄,气势汹汹地向吕庄前进。

因为负重前进,每头驴子走得都很慢,与前边轻装简从的尖兵分队,拉开了很远的一段距离。

“嘿!你们等会啊!”

“妈的,四条腿的撵不上两条腿的!快点。”

“废话,敢情你们身上什么都没有……”

“快走吧!回到永宁能赶上中午饭,老子下午还得找相好去呢。”

一边嬉笑,一边赶路的驮队与尖兵队的距离越拉越远。

等待的时间长了,战士有些着急了。有的战士不停地用准星向敌人瞄准,有的战士不由自主地把手指放进扳机扣里,有的战士咬着嘴唇支起耳朵迫切地等待着冲锋的命令……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进入到伏击圈的敌人尖兵分队,突然停住了脚步,站在吕庄南门附近停下来东张西望。

“告诉后边,赶紧的!这地方我看着别扭!”

“队长,您这也是多余,八路军要是想截咱们,早下手了。您看这连棵树都没有咋藏人?除非八路军把自己埋在土里……”

伪队长望着不远处的城墙和道边的高粱地,厉声说:“少废话,让他们快点!你们几个进村去看看……”

“得嘞!”

隐蔽在道边的4连勇士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手痒难耐,盼望团长早下命令,好冲出去先和敌人大干一场。

“村子里有八路!村子里有八路!”

正当敌人本部离伏击圈还有三百米的时候,村内的敌人突然扯开嗓子叫起来。

李荣顺大吃一惊:“坏了!”

果然,没等李荣顺下命令,远处就响起了激烈的枪声。

原来,周德礼听到敌人喊有八路,没等到总指挥的命令,就指挥1连、4连的尖兵冲出了隐蔽点,冲向敌人,机枪、步枪、手榴弹一起向敌人开火。

敌人听到了有人喊“村子里有八路”,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冲出来的1连、4连的尖兵缴了械。敌人本部突然听到村内的枪声,不顾死活地掉头回窜。1连战士冲出村,向敌本部发起了勇猛的进攻。然而,最佳的时机没有等到,1连战士和敌人本部还有很大一段距离。敌人没有抵抗,守着驮队边掩护边向延庆方向撤退。

战斗只持续了一会儿便结束了。“谁开的枪?”李荣顺冲到最前面,大声问。周德礼低着脑袋一语不发。下午,战士们再次聚集到指挥部的小屋里,此时小屋里的气氛仿佛比战场上还有凝重。

“同志们,这次战斗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是有经验可总结的。”段苏权严肃地看着大家。

“团长,我做自我批评。”周德礼现在显得比在战场上有了些底气,“我不该……”

段苏权打断了他的话锋:“这次对敌人的行动规律掌握是准确的,在部队设伏选择地形得当,出敌不意部署,大胆集中优势兵力,这些都是对的。但是伏击圈很小,没有形成口袋,装了尖兵没有装进本队。注意集中兵力,却忽略了部队部署问题。”

“段政委,这次部署是我做的,我也要做自我批评。”李荣顺低着头说,“如果,当时吕庄放两个连,在沈家营放两个营堵击敌人前卫,出其不意侧击敌本部效果会好很多。”

“同志们,我们不能做事后诸葛亮,有优势而无准备,不是真正的优势,也没有主动。我看就这次行动我们可以展开一次军事学习。”段苏权点点头,和蔼地看着李荣顺和周德礼,“别总低着头,打仗打得不漂亮可以总结,你们的士气可不能沉下去啊。把缴获的物资清点一下,后面有让你们好好发挥的时候。”

段苏权走出指挥所,看着战士们清点物资和缴获的武器:“同志们,大反攻马上就开始了,你们要进一步发动群众,开展延庆川的工作,军民团结,建设好根据地,迎接大反攻的到来啊!”

“是!”李荣顺和周德礼“唰”地向段苏权敬了一个军礼。

(本文来源:延庆档案)


北京市延庆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32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