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10团再回延庆川》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10团再回延庆川》

时间:2021-07-14

党史.png

1944年初,随着抗战局部反攻形势的到来,晋察冀军区第10团在团长王亢的带领下,从丰滦密根据地战略转移,来到了阔别已久的延庆川。团长王亢、副政委曾威在昌平德胜口外的果庄见到了时任昌延联合县县长的郝沛霖。

当几双带着老茧的大手握在一起的时候,大家都想起了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往事,遥望着曾经转山绕岭和日军打游击的群山,战士们感慨万千。

“可把你们盼回来了!”郝沛霖拉着王亢的大手,“听说你们要转移回来,我早就从山里出来在这儿等着你们。平北的老百姓都盼着你们呢!”

“放心吧,这次回来就是要配合大反攻,恢复昌延抗日救国军事活动。”王亢也激动地说。

“最近敌人好像老实多了,他们也知道自己没几天蹦头儿了。”

“老郝!这次我们回来驻扎在哪儿?”曾威问着。

“古城!”

古城村就在延庆城东北二十里远的旧县镇西北。这里奇峰林立,水曲幽深,村外,有一段东西走向约一、二百米的城墙,城墙是黄土夯成,上面长满树木、灌木和杂草。时代久远,没有谁来记述古城的大小高矮。至于古城名字的由来,村民中有着各种传说:萧太后曾住过此城,因之也叫萧太后城,附近的上花园村、下花园村是她的赏花处,马匹营村是她的养马所等等。古城历史悠久而底蕴深厚,延庆古八景中的“古城烟树”和“神峰列翠”皆在村域内。明代罗存礼专门写“古城烟树”景观的诗曰:“古城偎僻郡城西,山势高连保障围”,就是对林木掩映着古城村及周边美景最好的描述。然而,战士们来到这里,却看到这片美景早被日军的铁蹄践踏得惨不忍睹。

1944年1月18日,恰好是腊月二十三,农历的小年。清晨的天气格外寒冷,灰蒙蒙的雪花从天际缓缓飘下来,地上的积雪已经没过脚脖子了,人踩上去咯吱咯吱地响。

10团的战士们却个个豪气万丈,一大早,战士们迎着刺骨的寒风,顶着漫天飘舞的飞雪出操去了,时而传来一声气壮山河的喊杀声,“杀!”

为了给联合县政府的工作人员和10团的战士们改善生活,炊事班的战士们包好了饺子。这会儿,饺子已下锅,他们正围坐在热气腾腾的土灶前等着战士们出操回来,吃顿热热乎乎的饺子。

正在这时,放哨的战士突然发现东南方向,距离古城约一百米左右的地方,一队日伪军向古城包抄过来。与此同时,在西边放哨的战士报告,古城西面有八十多敌伪警察也包抄过来。猝不及防间,小小的古城村腹背受敌,情况十分紧急。古城内,现在只有10团的团部人员和两个连,另外就是昌延联合县基干队和县大队的百十号人。

郝沛霖疾步冲进王亢和曾威的屋子:“敌人摸进来了。”

团长王亢、副政委曾威也正焦急地商量着对策,曾威说道:“看样子他们是有备而来。”

王亢点点头:“虽然有备,但我看他们未必知道我们的兵力部署。老郝你看呢?”

“这伙敌人和伪军肯定是打延庆城来的,应该还不知道我们的情况。”

“马上调七区游击队长杜林和指导员刘清富,让他们带领着炊事班的十几个同志向北山方向撤离。”命令一下,炊事员急忙把煮好的饺子,连汤带水装在木桶里,挑起就走。

北山的羊肠小道早已经被飘飘洒洒的雪盖得严严实实,哪里是路,哪里是石头谁也分辨不出来。杜林走在最前面,深一脚浅一脚地探着路,炊事员挑着木桶,循着杜林的脚印艰难地向山上攀登。

天色灰蒙蒙的,飘洒的雪花隐起炊事员的身形,但是西面的敌人还是很快发现了这支艰难前行的队伍。

“有人往北山上跑了……”一个贼眉鼠眼的伪军指向北山方向尖声喊道。敌人立刻停下脚步,向着北山的方向开火。

炊事员老张挑着两桶热乎乎的饺子,听见身后的枪声,不顾一切地想把木桶藏起来。他舍不得这些粮食,好几个村的群众,一口一口省出来这么点白面,专门送给10团战士,想着让他们过一个好年,来年痛痛快快地打敌人。没想到,饺子还没端上桌,敌人却先一步赶到。

断后的刘清富看见老张的举动,一把拉住他的胳臂:“老张,快走!”

“不行,这可是老百姓攒了一年的白面……”

正说着,一颗子弹打中了木桶,饺子从大窟窿里往外漏,冒着热气的饺子滚动在雪地里。老张赶紧脱下自己的大衣,把木桶包裹严实。

“老张,卧倒!”还没等刘清富的话说完,一颗子弹打在老张的肩头,血瞬间淌了下来。

老张一咬牙,将受伤肩上的扁担换了一个肩膀担,挑起两个木桶就往山上跑。

敌人认为山上逃跑的是八路军的主力部队,开始忘乎所以,满心盼着打个胜仗。一个伪军小队长疯狂地嚎叫着:“兄弟们,山上的八路没几个,追!抓活的!”敌人毫无防备地向北山冲去。

敌人不知道,就在他们向炊事员队伍开火的时候,10团副政委曾威已经率领一个排,带着一挺重机枪,在西北山坡埋伏好了。这时候八路军的重机枪突突射击,像喷火的巨龙,给冲上来的敌人当头一棒。子弹夹着飞舞的雪花,呼啸着扑向敌人。敌人像等待收割的韭菜一样倒下一大片。面对山坡上凶猛的火力,敌人嚎叫着:“停止前进!”谁也不敢再贸然进往前踏一步。

正当敌人和伪军站在原地,四处张望的时候,东面的王亢举起驳壳枪,高喊一声:“冲”,亲自率两个连冲出古城。瞬时间枪声、炮声汇集到敌人的头顶,天崩地裂一般。呆若木鸡的敌人,费劲地吞咽着口水,辨识着枪声的方向。

此时枪炮声已经大得难以形容,面对面的两个人只能看到对方张嘴,却听不到一点声音。四处一片混乱,大地震动着,轰轰隆隆的炮火,将沾满冰雪和血水的泥土搅动上半空,像火山爆发一样的凶猛。10团的战士像奔腾而出的岩浆,将敌人淹没在汹涌的烈焰之下。

害怕和惊慌让敌人不会思考,四散奔逃。一个敌人一把拉住逃跑的伪军,呵斥道:“跑什么?顶住!”

“太君,顶不住了!”

“为什么!”

“来的是王亢!”

“啊!……”

敌人万万没料到,今天居然碰到了王亢的队伍。当时敌人当中流传一句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王亢一咬牙。”

“情报只说古城有股八路军,没说是王亢的10团。如果知道是他在这里,要多带兵啊!”敌军官像中了邪一样,一把拔出佩刀,拼命地大叫着:“撤退……撤退……”敌人怯了阵,渐渐支持不住,且战且退。

“团长,敌人撤了!”

“撤了就行了?!这是中国人民的土地,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门都没有!同志们!冲啊!”

随着王亢雄狮般的一声怒吼,10团战士奋勇追击,一直把东部的敌人追到常家营以南。

与此同时,西面的警察队也在同样的打击下,被逼得节节后撤。

敌人满心以为,设计好的两面夹击法,能够一举拿下刚刚在古城站住脚的八路,没想到却被10团的战士打了一个两面逃窜。

古城战斗打了将近一天,天近黄昏,漫天灰色的浓云被撕开了一条口子,落日余晖染红了西山的山峦。古城外的荒野上,到处横七竖八地躺着敌人,一声战马的嘶鸣,似乎向延庆大地上的人民报道着1944年开年第一场漂亮的大胜仗。

此次战斗缴获了一挺机枪,二十多支步枪,外加十六匹战马,俘虏了敌人负责通讯的一个鸽子班。鸽子这种象征和平的吉祥鸟成了战利品,真是对战争的极大讽刺。战士们打扫完战场,北山上的炊事员也回到了城中。一轮明月升上天空,10团的指战员们围坐在一起,端起小年的饺子,大家笑着,唱着,迎接着抗日战争大反攻的到来!

(本文来源:延庆档案)

北京市延庆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32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