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古寺藏身》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古寺藏身》

时间:2021-07-19

微信图片_20210719093204.png

1945年1月,贺福加入了10团八路军队伍,当了一名侦查员。打小生长在北山的贺福,身量比一般大的孩子都魁梧,二、三百斤的干柴,拎起来搁在肩膀上就走。来到部队贺福训练从不懈怠,他动作规范,完成质量高,不但班里的人都认识他,就是班长、连长都知道了他的名字。在一次训练中,贺福看到几个首长在看他们训练。一会儿几位首长停下来,对着贺福指指点点,好像在议论着什么。

“贺福!”

“到!”

“班长找你!”训练刚结束,一个战士跑过来叫贺福。

“什么事啊?”贺福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知道,去了就知道了。估计是好事。”那个战士说完,转身离开了。

难道是自己犯错误了?不会,自己一向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从没有干过不合要求的事啊。训练不认真?也不是,自己训练每次都会被班长夸奖的,到底是为啥呢?贺福边往前走边忐忑不安地想。可是不管怎么想,都找不出班长找自己的原因。最后,贺福把心一横,做好任由班长批评的准备。

“贺福呀,你知道这位首长是谁吗?”班长指着旁边的一位首长对贺福说。

“不知道。”贺福看了一眼站在班长旁边的那位首长,低声回答,脸窘得通红。

首长笑而不语,只是默默地看着贺福。

“这就是我们的曾政委!”班长介绍着。

贺福早听说过政委曾威的大名。这位首长是江西省泰和人,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过战士、班长、特务员。参加了中央苏区三、四、五次反“围剿”,参与创建了湘鄂川黔苏区,参加了两万五千里长征。抗战开始后,他先后担任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警卫副官、总务科长、营教导员、科长。后来到了挺进军第9团做政治教导员,挺进军政治部组织科科长。1940年1月,抗日联军改编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10团,曾威就任政治委员。

“曾政委好!”贺福连忙敬礼。

“贺福,今天叫你来呀,有件事要和你说。”班长扭过头来,“政委,您说吧。”

“好,我说。”曾政委看了一眼贺福,然后开始讲了起来。

原来,政委曾威来视察,看到贺福人高马大,又是地地道道的北山人,熟悉海陀山一带的情况,想让他当侦查员。此时,侵略者的末日即将来临,日军却更疯狂地对根据地进行扫荡、清剿,抗日形式更加严峻。为了早日赶走侵略者,刺探敌人的消息成为斗争的关键。为了得到更多的消息,发展侦查员成为当前的重要工作。

听了政委的话,贺福踌躇起来,虽然从小就打柴、种地、放牲口,什么活都能拿得起来,但只念过两冬私塾,斗大的字认识不了半筐。贺福忧心忡忡地说:“我怕,我怕做侦查员,完成不了部队交给的任务。”

政委曾威笑了:“只要你机智灵活,能随机应变,就能干好侦查员的工作——没有文化没关系,以后啊,可以慢慢学。”

贺福听了团长的话,高兴得直搓手。

1944年夏,团长王亢到晋察冀军区党校学习。11月,李荣顺任副团长兼参谋长。1945年3月,王亢调任平北军分区参谋长兼热西支队司令员。李荣顺成为10团第三任团长。他听说贺福当了侦查员,拍着贺福的肩膀连声说好,并让团里给贺福准备了几张纸和半截铅笔。那时候吃的、穿的、用的都很困难,能用上纸和笔是不敢想的事情。贺福拿着笔和纸,激动得像个刚上学受到老师表扬的小学生。说是笔,其实只是一截攥不到手里的铅笔头。贺福拿着铅笔头看了又看,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忽然,他的眉头舒展开了,急匆匆地跑出去了。不一会,他又回来了,手里拿着几块儿废纸。他坐下来,用纸把铅笔头紧紧地裹起来,然后用力塞进废弹壳里。这样一来,笔就长了,拿在手里就方便多了。看着自己的发明,贺福开心地笑了。为了确保贺福的安全,部队还发给他一支“蛇腰子”枪,出山执行侦查任务时掖在腰里。

1945年3月的一天,贺福到山外小鲁庄、中羊坊一带侦查敌情。晌午过后,在黄柏寺村得知一个重要信息:3月3日,伪满洲军要出动大量军队,掩护由康庄向永宁运粮的车马大队。听到这个消息,贺福喜出望外。“如果把敌人的运粮车马大队劫下来,不但能给敌人有力的打击,还能给八路军进行补给,提高部队的战斗力。这是机要信息,一定要在敌人到达前传到山里。”想到这儿,贺福顶着烈日出发了。

贺福做侦查员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脚步遍及黄柏寺、古城、玉皇庙、小鲁庄、靳家堡、上板泉、黑龙庙等地。当时平北地委和县政府设在海沟村南的杨树河、南碾沟。由于频繁来往于各个村落和杨树河、南碾沟之间,贺福对当时村里的各条道路和山里的沟沟叉叉早已了如指掌了。

一路疾行,穿过玉皇庙村径直进入村北的水口子,顺着沟谷攀岩而上。阳春三月虽不太冷,由于刚降过一场小雨,到处湿漉漉的,枯黄的野草一眼望不到边。贺福走得急,脚下一滑一滑的,走了一会儿就大汗淋漓。贺福顾不了这些,心急腿快,探着身子往前赶。他一会儿沿着蜿蜒曲折的小径钻入峡谷,一会儿又手抓灌木翻上山梁。急促的脚步踏过枯枝和碎石,惊扰得林间的鸟雀扑棱棱地振翅飞上蓝天。看看天色渐晚,贺福加快了脚步,终于提前到达了五里坡的三岔河。峡谷里到处是冰,像镜子一样滑,贺福扶着山石和树木,顺着山坡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走着走着,贺福听到有说话的声音。他寻声望去,发现上游的东南沟的三岔河下游古城河谷里,进来一群头戴铁帽子的日伪军。日伪一边拨弄着丛生的灌木,一边东张西望地沿着小路往前走。贺福见势不妙撒腿就往西跑,脚下的石块稀里哗啦地滚下山去。日伪听到声音,抬起头到处张望,看到一个人在山坡上飞奔,便大喊着追上来。

日伪想抓活的,叫得震天响,却始终没有开枪。贺福听到日伪的叫喊声,知道被他们发现了,心里反倒放松了。自己走了半天了,虽然还有力气,但要和刚进山的日伪比,一定占不了上风,何况日伪的人数远远超过自己。跟敌人拼不明智,尽快脱身才是上策。

贺福边跑边想,头脑中突然出现了路家河南沟,这条沟可以通往松山,翻过梁就可以达到大海陀。

贺福加快了脚步,向路家河南沟跑去。日伪叽里呱啦地怪叫着,在后边穷追不舍。

山里的道路七沟八岔,有的开凿在崖缝间,有的隐入草丛中,走着走着,常常会不知所从。跑到路家河村东,贺福扭身钻进山核桃树林,爬上了青龙山。

青龙山山顶建有一座破庙,山顶丛林遍布,把一座破庙遮掩得严严实实。这破庙始建于明代,后毁于战乱,清代重建。由于此寺北靠青龙山,院内有两棵松,故名“青龙山双松寺”。

若是没有来过双松寺,根本找到上山的路,更不要说从山下看双松寺了。寺里空无一人,只有阵阵松涛在耳畔回荡。贺福擦了一把汗,躲进双松寺的佛龛后静静地听着山下的动静。

只听日伪在山下叽里呱啦地乱了一阵,又相互吆喝着向山谷里追去。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山谷里响起了一阵枪声,接着山下又是一阵叽里呱啦的叫喊声和灌木枝叶折断的声音,最后什么也听不见了。贺福根据经验判断,日伪应该离开了。

为安全起见,贺福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坐在破庙的台阶上。远处,一轮红日渐渐西沉,绚烂的晚霞把连绵起伏的群山照得火一样红。枝头的小鸟啁啾吟唱,仿佛陶醉在山乡夕照图中。贺福站起身,深情地望了一眼绚丽的景色,顺着长满灌木的小径跳跃着走下山来,直奔丁香沟。沐浴着夕阳的余晖,贺福的脚步更加轻盈了,翻山越岭如履平地。晚上七点左右,贺福终于到达杨树河,把消息告诉了部队领导。部队领导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地说这回可要好好地教训一下敌人了。

1945年3月3日,10团3连和延庆县大队配合,在后吕庄村阻击伪满洲军护送的运粮队,歼敌一个尖兵排,缴获了一些武器,取得了战斗的胜利。

(本文来源:延庆档案)

北京市延庆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32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