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雷阎王》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雷阎王》

时间:2021-06-04

党史.png

夜静悄悄的,弥散在延庆川的硝烟味被这寂静的夜晚紧紧地包裹着。整个白草洼村安静极了,几乎听不到一点儿声音,看不到一点儿亮光。只有村东头的一间小屋里,窗户透出微弱的灯光。屋里的灯光,也随着大家的低声争论,时明时暗地闪烁着。

李明对民兵们说:“咱们不仅要找上门儿去炸鬼子,还要把敌人引到地雷上。”一个小个子民兵说:“鬼子爱吃土豆,常在村边的地里刨,咱们就在地里安上地雷,保准炸得鬼子满天飞。”

“对!一定要把鬼子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李明一边说一边拨了拨油灯捻,屋里灯光和他的心一样,更亮堂了。

李明和民兵们运用地雷战还要追溯到1942年。在区小队长姜永清的启发下,他们自己动手制造了石头雷、坛子雷、瓶子雷、踏板雷、子母雷。那时的白草洼村,真是人人制火硝,家家做炸药,处处造地雷,炸得敌人哇哇叫。

敌人饱尝了白草洼村民兵的地雷之苦,放出风去要“血洗白草洼”!听到这个消息后,李明猜测敌人很快就会来村里扫荡,于是带着四个民兵,在敌人的必经之路上埋好了雷。他们先选好地方,挖坑、埋雷、拉线,再填土恢复原状,然后几个人就轮流守着,提醒过路的群众不要误踩地雷。最后李明还给坛子雷上插上了一支木牌。

“队长,鬼子看见牌子,还能踩上咱们的雷吗?”

“你就等着瞧好戏吧!”

1942年9月的一天,二百多名敌人沿着延庆奔永宁的公路,自东向西往白草洼扑来。正当他们走到香营村东时,路边的一支孤魂野鬼般的木牌,吸引了小队长松田的目光。松田骑着马,走到木牌前,用他半吊子的中国话念着:“松田队长口气大,扬言血洗白草洼。今日民兵来欢迎,定要送你回老家。”

松田火冒三丈,抽出指挥刀,一刀劈向木牌。“轰隆”一声响,二十多斤的大坛子雷炸开了花。松田真的坐着“喷气式”回了老家,其他人向公路两旁的庄稼地乱钻,结果被埋下的石头雷、子母雷、踏板雷炸得横七竖八地倒在血泊里。

这一下,李明的大名就像他的地雷一样在日军中如雷贯耳,给他起了一个更响亮的名字:雷阎王!

白草洼村就在延庆县城东北方向的山脚下,离县城二十六里,现在属于旧县镇。这里的地势北高南低,是个不规则的三角地带。延庆地区的老百姓流传着一首民谣:“北靠山,南连川,五万亩青山,五万亩良田,中间五条大沙滩。”这五条大沙滩便是:白草洼、古城、阎家庄、北张庄和三里庄村。当年白草洼村是交通要道,通过村子往西北,可到达原平北地委所在地南碾沟村,往北可到达赤城县的白塔、野猪窝。

日军为了割断南北山抗日根据地之间的联系,1941年9月从延庆、永宁、康庄三处,调来伪军一百多人,又从白草洼和附近的几个村,抓来二百多人充当民夫。用了两个多月,在白草洼北山的梁头上修了一大两小三个炮楼。大炮楼三丈多高,三个炮楼成“品”字形布局,炮楼内驻着六十多个伪警察,就像三只饿狼时刻窥视着山下的一举一动。

1944年年初的一天早晨,白草洼村地下党员林子厚,接到平北地委参议员张华亭的一封信,让他到果树园村找10团,说是有事商量。老林赶紧赶到果树园村,10团团长王亢、副政委曾威见到老林,便说起了白草洼据点。

“必须拔掉白草洼敌据点!咱们一个团,拿下敌人六十几个人的炮楼没问题。为避免不必要的损失,还是以智取为好。智取不行,再强攻。”

“团长,您说得对。您别看白草洼这个据点不大,但是敌人占领着高处,又有炮楼掩护,不利于强攻,我们如果硬往上攻牺牲太大。如果能把上面的伪军引下来,一口一口地吃掉,当然最好了。不过他们也不傻,知道山下到处是地雷,恐怕不容易上当。我想,最好让他们知道咱们10团真回来了。”

“老林,说说你的想法!”

“团长,您以10团的名义写一封信,我带上去,咱们学一个‘断臂说降陆文龙’。今天后晌,我要是还没下山,您不用管我,该咋打就咋打!”

林子厚带着信上山。10团和县大队出发包围了白草洼村。

林子厚爬上北边的山坡,摸进了敌人的炮楼。伪警长孙德胜不在,他把信交给伪班长王禄。王禄一见信,脸都吓白了。林子厚说:“10团首长叫我转告你们:缴械投降,宽大处理。如果不答应,什么结果你自己知道。”

老林话还未说完,王禄就吓哭了。王禄请求说:“等我们的队长回来不行吗?”

林子厚淡淡地说:“我倒好办,可人家部队不等呀!”

王禄一听急得跺起脚来,他马上找来伪班长袁兴、情报队长赵青,商量决定和谈:“不过得讲讲条件……”

林子厚下山,找到张华亭和陈怀德说明情况,他们一同又上炮楼。刚到山头,伪军便把枪放在炮楼里,排好队举手行礼表示欢迎。三人走进炮楼,张华亭说:“你们要做个有良心的中国人,不要替日本人卖命杀自己的同胞,要弃暗投明。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好汉不当亡国奴,只要你们投降,共产党不打也不杀,一律宽大处理……”

张华亭一口气儿讲了半个多小时,伪军被说得心服口服。又看见山下的10团把他们包围得水泄不通,只好同意投降,但又怕被日本人知道后报复,就说:“我们一枪不打,日本鬼子追究起来,我们就活不了。”

林子厚说:“那好办,你们把枪交了,我们到外边打打空枪,就说炮楼是我们拿下来的,这不就行了。”

伪警察一听,觉得这样既能保命,又能对日本人有个交待,高高兴兴地同意了。他们在炮楼上乱放一阵枪,扔了几颗手榴弹,把炮楼点着了,然后下山上交了武器。10团首长和县委负责同志对他们进行了教育,让他们吃了一顿大米饭、白菜炖肉,然后放他们回了家。

就这样,白草洼据点被拔除了,盘踞在延庆的日军得知此事,气得肺都要炸了,决定对白草洼进行报复性偷袭,妄图一举消灭这里的游击队和这抗日堡垒村。

敌人的阴谋很快就被延庆城的地下党得知,立即派人把情报送到了太安山。太安山西接龙庆峡,东与白河堡交界,北与河北赤城县接壤,是当时地县区党政领导办公地之一。王亢、曾威、张华亭接到情报,决定“坚壁转移”,并安排民兵英雄李明带领民兵埋地雷,给敌人点颜色。

李明带领民兵回到白草洼,迅速同群众和游击队员分工,部署了战斗方案。

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李明领着十个民兵,带着铁锹,抱着地雷,在白草洼村里摆开了地雷阵。村中的路上、房屋的门口、院墙上、屋顶上到处都是民兵布下的地雷。他们要用手中的地雷让敌人好好领教一下“雷阎王”的威风。

8月16日凌晨两点,九十二名日军和二百七十六名伪警察分成三路向着白草洼扑来。一路出延庆北城,经三里河、米家堡、古城的果树园一路东进;第二路出东门,经双营、上郝庄、古城界碑石,进行攻击;第三路经七里墩、常家营、米粮屯、后河,沿黄土沟向西。三条毒蛇从三面蜿蜒向白草洼包围过来。

敌人蹑手蹑脚地前进着,慢慢地靠近了白草洼村。此时天还没亮,黑漆漆的村里一片寂静。敌人以为自己阴谋得逞,暗喜这下总算把白草洼这个“堡垒村”彻底消灭在股掌之间了。他们得意忘形地进了村子。忽然间,敌人的美梦在“轰轰”几声巨响中破灭了。地雷爆炸,弹片横飞,火光冲天,敌人被炸得哭爹喊娘,血肉模糊。李明的地雷阵再一次显了神威。

敌人晕头转向狼狈逃窜。地上的地雷又在敌人的脚下开了花,他们滚的滚,爬的爬,沿着田边地梗没了命地逃窜。这时,青纱帐里游击队开了枪,扔出了手榴弹。敌人被炸得横尸遍野,鬼哭狼嚎。

转移到山上的男女老少,纷纷走出山洞和土窑,为地雷阵困杀日伪这一场好戏拍手叫好。

这次战斗中,白草洼游击队和群众无一伤亡,敌人却被打死打伤一百多人,其中击毙日军四名,缴获战马一匹,步枪二十多支。从此以后,敌人龟缩在延庆城不再轻举妄动。

地雷英雄李明用他和战友们自制的十二种地雷,共计炸死日伪军八十五人。1947年率领民兵开展地雷战,在白草洼村坚持十二昼夜,打退国民党匪兵的七次进攻,被誉为“地雷大王”。1950年8月,李明出席了“察哈尔省英雄模范代表大会”,察哈尔省和察哈尔军区授予他“劳动模范、爆炸英雄”称号;同年出席“全国战斗英雄会议”,获“全国民兵战斗英雄”称号,受到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及国际友人金日成的接见。1960年,李明作为特邀代表,出席了北京市第一届民兵代表会议和全国民兵代表会议,再次受到毛主席接见。

(本文来源:延庆档案)

北京市延庆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32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