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儿童团的小英雄》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儿童团的小英雄》

时间:2021-06-09

党史.png

1944年初秋的一天早上,十一岁的郭昆和六十五岁的夏满大伯在延庆柳沟西山头上站岗。

小郭昆嘴里叼着草叶,脚下踢着石子,一边四处张望一边轻声唱着歌:“平北抗日根据地,本是八路军开辟,解放数十万父母老乡亲,脱离日本鬼子的统治,八路军不容易。”

六十五岁的夏满大伯坐在交通树下,嘿嘿笑着逗郭昆:“你小小人儿,知道这歌什么意思吗?你知道啥叫解放?啥叫日本人的统治?”

“我八岁就挨日本人毒打,被他们骗,这些年亲眼看见他们杀人放火抢东西。我怎么不知道?解放就是我们能吃饱穿暖,不被杀不被抓,不用整天提心吊胆四处躲。”

“唉!你们这些孩子一天安生日子都没过过,也是可怜啊。”

1933年,郭昆出生在延庆城东三十里柳沟城外南堡街的一户贫困农民家庭。那时候战乱频繁,群众生活艰难。1937年,日军侵占延庆后,在柳沟修伪警察局。从此,日伪加剧对这一带百姓的统治和残害。

郭家祖祖辈辈贫困,没人上过学,吃了很多没文化的苦。1941年春,郭昆八岁那年,父亲宁愿扛半个长活(三天扛活三天种地)也要送郭昆上学。当时柳沟是敌人一个据点,日伪政权为了培养毫无反抗意识的“顺民”,建了一所“洋学堂”。学堂就在城内“老爷庙”,西房是关公庙大厅,北房是伪乡公所,南房是学堂。

学堂的墙上刷着“日察如一、铲除共党”“民族协和、民生向上”等反动标语或带有欺骗性、蛊惑性的标语,课程主要是教授日本语。校长兼日语教师刘世臣是日本人派来的,三十岁上下,身穿黄军衣,异常残暴。一次日语课上,郭昆没答对问题,刘老师一边用藤棍“呱呱”打他的头,打得直起血包,一边骂着:“穷小子,天生脑子笨。”又强迫郭昆和另一个没有答对问题的学生互扇耳光。

郭昆的妈妈心疼孩子,想让孩子退学,可是教官根本不允许。这时候,郭昆一家才明白,日本人哪里是好心眼教孩子们学文化长本领啊,他们就是要用奴化教育把孩子们洗脑成听话的奴隶、干活的工具。

后来八路军来到柳沟,拆城墙,烧炮楼,打敌人,才让孩子们摆脱了他们的控制。为了不让孩子们当文盲,八路军在村子里办了“识字班”,教小孩子识字。郭昆的爸爸高兴地说:“这才是真正地读书学本事啊。”

想到自己已经学会了很多字,郭昆很高兴,他对一起站岗的夏满大伯说:“大伯,我不仅会唱,还会写呢。你看——”说着,捡起一根树枝,工工整整地在地上写下:八路军、解放等字。

夏满大伯看着认真写字的孩子,笑着说:“晚上我们农会也教写字呢,我岁数大了,没你们孩子学得快、写得好。”

郭昆很得意,凑到夏满大伯耳边悄悄说:“大伯,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还给八路军干过好多事儿呢。”

村里成立了“儿童团”,郭昆第一个报名加入。可别小瞧这些儿童团的小孩子们,他们发挥的作用可不小。这些孩子什么工作都能干,站岗、放哨、查路条、送信、看消息树、斗恶霸、除奸、反特、抓敌人……是最积极、也是最活跃的抗日力量。

1943年,十岁的小郭昆,接到一个光荣的任务:送情报。郭昆和同村的大人沈会四,晚上从柳沟出发,往北去老君堂送信。那一天是农历十一月十五日,天上一轮惨白的圆月,把大地照得很亮,风吹动树影子就像故事里的鬼怪,张牙舞爪地晃动。八路军和日伪军白天刚打过仗,一路上有很多战死的日伪军尸体,东躺一个,西躺一个,什么姿势的都有。

“你怕不?”沈会四问小郭昆。

“不怕。”郭昆大声回答。

“你太小,本来不想让你来,就是担心路上遇到敌人,万一我被抓了,你人小个矮没人注意,腿脚又快,能继续完成任务。”

其实此时郭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害怕的,毕竟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血淋淋的死人,有时候还要从日伪军尸体上迈过去。可是他告诉自己:“不能害怕!不能害怕!要赶紧把信送到北老君堂的八路军手里。”

出发前,村长告诉他们,现在八路军和日伪军正在进行争夺玉皇山的战斗,战斗还没有结束。八路军几次攻上去,把日伪军压住,日伪军伤亡惨重。但是激烈的战斗中,八路军也有很多伤亡,毕竟敌人人多武器好。部队领导为了保存实力,避免无谓的牺牲,需要立即通知北老君堂的八路军准备撤退。

两个人顺着山坡小道,几乎是一路小跑来到了北老君堂。

村边有八路军站岗,听见脚步声,立即拉动枪栓,举起枪口,大声地问:“谁?干什么的?”

沈会四赶紧回答:“我们是柳沟的村民,来给八路军送信的。”八路军接过信一看,是通知他们立刻撤退。看完信,八路军战士握住沈会四的手说:“谢谢您了!”又握着郭昆的手说:“也谢谢你,小兄弟。”一点儿没有因为郭昆是个孩子,就不把他当回事儿。郭昆和沈会四完成了任务,踏着月光又回到了柳沟村。郭昆觉得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劲儿。

夏满大伯听完说:“呵,厉害呀!”

郭昆挺了挺胸脯说:“还有更厉害的呢!我还送过伤员呢。您送过吗?”

1944年春天的一个早上,从海陀山前线新送到柳沟两位轻伤员。一位左臂受伤,一位右臂受伤,奉部队首长之命,要将二人送到马场南山疗养所养伤。这事儿可难住了老村长张永昌,因为当时村里青壮年都随军参战支援前线去了,村中只剩下老人和小孩。派谁去护送伤员呢?

老村长来到郭昆家,对郭昆的妈妈说:“嫂子,村子实在派不出人来,就让郭昆跑一趟,护送伤员去马场吧。”

郭昆的妈妈担心地说:“孩子没出过远门儿,别耽误事儿……”

没等妈妈说完,郭昆抢着说:“我能去!我都十三了!我能行!”

老村长解释道:“我盘算着这个活儿郭昆能干。一是两位伤员都是轻伤,他们在马场那边打过游击;二是用你家和刘家的两头驴,驮着他们三个人去疗养所。回来时驴认路,骑着驴就回来了。”

郭昆想起放牛娃王二小智斗鬼子兵的故事,连忙对妈妈说:“您放心吧,困难再大,我也要完成送叔叔养伤的任务!”

郭昆的妈妈觉得村长说得对,郭昆不会因为人小耽误党的大事,就同意了,叮嘱郭昆:“路上要小心呀!”然后又问老村长:“伤员在哪里呢?”

村长说:“在街上等着呢!”

郭昆的妈妈急得直埋怨村长:“您怎么让人家同志在街上站着,不领进家里啊。”赶忙倒腾着两只小脚跑出去,把两位伤员请进家里,又赶忙淘米烧火,做小米干饭豆面汤。

两位伤员再三推托,一个劲儿地说:“不饿,不吃。身上带着干粮呢,您别忙活了。”

郭昆的妈妈说:“同志呀!你们打鬼子受伤怪疼的,咱家没好吃的,喝碗热汤暖暖身子。”

经郭昆妈妈和老村长连连劝说,两人才端起碗来,妈妈长、妈妈短地边吃边拉起话来。大家才知道两个人一个姓郭,一个姓张,都是本县人。郭昆妈妈风趣地说:“我们家姓郭,我娘家姓张,咱们更是一家人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可不能这么见外了。”说得大伙都咯咯地笑了起来。

老村长备好了两头驴屉子,让两位伤员骑上驴,郭昆妈妈给三个人带上几个窝窝头做干粮,千叮咛万嘱咐地把三人送出村。郭昆和郭叔叔骑在自己家那头乌嘴骟驴上,张叔叔骑着刘家的灰驴。一路上,两个叔叔给郭昆讲了好多抗战故事,还教郭昆唱抗日歌曲。三个人过了一村又一村,上了土坡下石坡,大约走了三十里路。快到中午时,到了北地子南山沟口。两个叔叔不让郭昆继续往前送了,他们说沟里山路不好走,自己步行去疗养所。临分手时,两个叔叔再一次感谢村长和郭家的帮忙,再三嘱咐郭昆回家路上注意安全、路上不要贪玩,免得家里着急。郭昆圆满完成了这次护送伤员的任务。两个月后,两位叔叔伤口痊愈,重返前线,路过柳沟时,还热情地来到郭家拜访感谢呢!

夏满大伯竖起了大拇哥:“别看你这个儿童团员人小,本事可大着哩。一点儿都不输给大人。”其实这些事,夏满大伯早就知道。

“我们儿童团,抗日做模范,天天念书、又把身体练,锻炼如铁蛋。哎嗨哟呵,哎嗨哟,锻炼如铁蛋……”郭昆继续唱起歌来。突然,他张着嘴,眼睛紧紧盯着山下:“大伯,有敌人。”

山下,日伪讨伐队正从下辛庄村东头,一股狼烟地向东山关和柳沟方向冲来,看样子得有五六百人。

此时夏满大伯也已经看见了敌人,赶紧放倒消息树。

村里站岗的人见树向东南方向倒下,赶忙鸣锣通知群众向东南方向转移。郭昆和夏满大伯,由山头绕过山坡也向东南方向的大石坊、小金房的深山转移。

党的干部和民兵,在村头路口和无人住的房里埋上地雷,和敌人周旋。不一会儿,郭昆就听见西山顶坡上和柳沟村方向传来“轰轰”的地雷声,又听见山下响起了阵阵枪声。太阳快下山的时候,郭昆和隐蔽在山上的群众得到信儿,说敌人己经回县城了,才下山回村。这一天,敌人被地雷炸死炸伤二十多个,他们没有抓走一个人,也没有抢走一粒粮食,可恨的是他们赶走了二十多头牲口和十八头猪。

老村长拍着郭昆的小肩膀说:“咱们人没事就好,多亏了你这个小鬼啊。”

郭昆笑着说:“是我和夏满大伯一块儿发现的敌人。”然后高昂着头,唱起了伤员叔叔教给他的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本文来源:延庆档案)

北京市延庆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32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