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延庆二次解放》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延庆二次解放》

时间:2021-07-27

微信图片_20210728120815.png

1948年是唐家礼在平北战斗的第十个年头。他记得,1938年随邓华的第4纵队来到这里的时候,自己已经三十七岁,每次和段苏权站在一起,都会自称“老夫”。如今四十七岁的他鬓边又多了一些灰白。

已经成为平北军分区司令员的唐家礼,这几天高兴得像个孩子。1948年3月23日,解放军西北军转入反攻。与此同时,华北解放军连克石家庄、洛阳、临汾等重要城市,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

唐家礼想起1947年7月,段苏权离开冀热察去往东北的时候,东北大部分地区还在国民党的掌控之下,短短八个月的时间,人民解放军强大的攻势,已经使东北百分之九十九的地区解放,国民党军队只能龟缩在少数几个孤立的大城市负隅顽抗。

唐家礼看着频频传来的捷报,对身边的战士说:“快了,解放延庆川的时候快来了。”

延庆地区是连接东北和华北的枢纽,战略位置十分重要。1948年初,解放军以平北军分区直属队、独立团和热西、察东地方武装为基础,组建了冀热察辽军区独立第7师,下辖19团、20团、21团、26团,隶属东北军区管辖。3月起,华北军区和东北军区协同作战,发起冀热察战役,目的是解放延庆及周边地区,打通这一战略枢纽。

不出唐家礼所料,4月20日,正在连队检查工作的唐家礼终于接到了上级的命令:“平北军分区司令员唐家礼统一指挥。1948年4月22日,冀热察辽军区独立第7师第26团与延庆、怀柔、四海的县大队配合,向延庆县城东部的永宁城进攻。”

4月22日的永宁像一座死城。黑云密布如织,在城的上空翻滚,不时传出阵阵雷鸣催人心魄。成千上万的解放军部队和民兵游击大队,从东向西把这座城包围得水泄不通,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紧张的味道,紧闭的城门似乎也在颤抖。

驻守永宁的国民党武装有:县保警大队近四百人,“还乡团”武装三百多人。这些日子,几百人的国民党武装就像躲在蜗牛壳里的蜗牛,百无聊赖地度日。他们有的抱着烟枪,守着身边空空如也的大烟袋子,有的呆滞地望着面前的棋盘残局,有的打着麻将牌却拿着“白板”当“西风”,更像等待秋后处决的犯人,早已心灰意懒。他们知道等待着他们的结局只有灭亡,但是这场大戏到底什么时候开锣,他们不知道,他们只能默默地等待。

突然,城外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声,牌桌上的保警大队长吓了一跳,手中的麻将咣当一声掉在桌上。他故作镇静地叼起一颗烟,继续摸着手里的牌,骂道:“派几个人出去看看,没什么大不了的。几个土八路还能翻天?都别怕,离攻城远着呢。”

话音未落,一颗炮弹已经在县保警大队院外炸响了。

按照平北军分区统一部署,怀柔县大队3连配合26团2连攻取北门;26团1连进入北门后,负责顺南北大街直捣南门;26团3连埋伏在南门外,负责歼灭逃跑之敌;26团4连负责夺取西门。四海县大队1连攻取东门;2连埋伏于东门外截击逃跑之敌。延庆县大队两个连负责歼灭西门外居民区还乡团,并以一队佯攻西门;另一个连和部分区游击队埋伏在延庆至永宁之间,负责警戒和截击延庆增援之敌。部分区游击队负责护送担架、粮菜供应和押送俘虏等后勤工作。

26团2连爆破组在火力掩护下炸毁北门,全连冲进城内,并迅速夺取街中心的玉皇阁。其他各连也按预定计划迅速攻克南门、东门、西门。

23日晨,敌人被包围在东南一隅的保警大队部内。人民解放军发起总攻。战斗在下午十四时结束,俘虏敌保警大队长以下五百四十五人,毙六十五人,缴获各种枪支三百一十五支。伪镇长吴寿清被活捉,还乡团被彻底消灭。

4月23日,永宁解放的炮声,如一声春雷,报道着春天的来临。老百姓热切地盼望着延庆全境早日得以解放。

冀热察独立第7师在延庆县大队和赤城县大队配合下,迅速采取行动,5月18日晚以雷霆之势扫清延庆城外围阜高营、孟庄子、黑龙庙、小纸坊屯、石河营、下屯、南辛堡的各个敌据点。

5月18日,独立第7师接到攻克延庆县城的命令,华北军区杨罗耿兵团11旅一部奉命掩护和炮火支援。

杨罗耿兵团,是指杨得志任司令员、罗瑞卿任政治委员、耿飚任参谋长的华北军区第2兵团,后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9兵团。1949年1月兵团改称后参加太原战役。

担任主攻延庆县城任务的是由周德礼任团长的独立第7师20团。21团负责助攻,19团为预备队。

延庆县城的国民党守军是察哈尔省保安第2纵队及保警团等,共两千余人。队长焦子午早就听说了永宁失陷的消息,他在办公室不住地咒骂着:“都是一帮草包,为党国效力在他们嘴里就是句屁话!我焦子午生为党国效忠,死为党国尽命!我就不信,凭着三丈六尺高的城墙,两丈宽护城河,还有那数十个碉堡,共军能飞进我这延庆城!”

的确如焦子午所说,延庆城确实易守难攻。为顺利攻下延庆城,20团早有准备。此前在赤城的样田镇,进行了模拟攻城训练,制定了攻城方案:以1营为突击营,主攻东城门,而后攻打南城区;2营主攻东关,而后转为预备队;3营为二梯队,主攻北城区;团迫击炮连负责攻城时的火力支援。

5月17日,20团从样田出发,5月18日晚抵达延庆城东关,刚一抵达便受命攻城。当晚二十二时五十分战斗打响,2营在营长任和、教导员李化新率领下迅速攻下东关主阵地,控制住了各个路口。1营和迫击炮连在团长周德礼、政委邱阜率领下炸毁了东门瓮城外一个火力凶猛的地堡,战士们趟水过了护城河炸开东门。其他突击队乘势登上城头,分四路向城内逼进。在炮兵配合下,迅速扫除了城内碉堡中敌人的顽抗,把守城残敌紧压在街中心的玉皇阁上。玉皇阁是敌人的核心工事,火力可以控制四面八方,守城敌人企图以此固守待援。突击队集中火力,对玉皇阁进行猛烈打击,迫使敌人无法还手。

拂晓时分,天空中已经出现一抹鱼肚白,1营和迫击炮连进入东部城区后展开激烈巷战。防守延庆城的国民党主力被解放军打得步步后退,沿着街巷向玉皇阁败退。正在1营侧翼掩护作战的3连、4连马上进行阻击。敌人为抢夺活路,凭借仅存的兵力拼命反扑,企图攻占玉皇阁,掩护残余部队逃窜。团长周德礼在政委邱阜的协助下,利用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3连、4连的指战员在左右翼紧密配合下,用步枪、刺刀、手榴弹向敌人发起了猛攻。敌人越逼越近,眼看就要冲到玉皇阁底下了。4连排长冒着敌人密集的炮火,端起机枪,利用墙体为垛口掩护,站起来向敌人猛烈射击。机枪打红了一挺又一挺,打退了敌人十多次冲锋,始终没有让增援的敌人靠近玉皇阁半步。迫击炮连的炮火此时已经对准了玉皇阁的碉堡,在“隆隆”的炮声中,玉皇阁上负隅顽抗的敌人终于变成了哑巴。

3营攻打北城区时,遇到碉堡里守军强大的火力杀伤,营长李曲金、教导员王又谦英勇牺牲。这时,在杨罗耿兵团11旅多门山炮猛烈炮火掩护下,7连班长刘贵全冲到碉堡前面,从射孔塞进去两颗手榴弹,国民党县长兼保安团长崔少荃被当场炸死,残余守军投降。2营在城西南区连夺四个碉堡,歼国民党军三百多人。

19日二十时,战斗结束,全歼热察省保安二纵队、县保警团等共计一千八百八十三人,俘敌上校中队长焦子午、少校营长刘玉良以下一千四百七十三人,击毙伪延庆县长兼2纵队副警团长崔少荃及以下二百三十四人,伤敌一百七十六人,缴获六〇炮三门,马炮两门,轻机枪十七挺,步枪八百五十六支,短枪二十九支,炮弹六十四发,手榴弹二千余枚,子弹四万余发,及多项其他物资。

《冀热察导报》于5月24日发布解放延庆县城消息:“……自十八日,我军扫除延庆城外的据点后,于十九日晨三时向延庆城关发动进攻三十分钟后,我军即突入城内,激战至八点钟,守敌全部被歼,该城遂被解放。”

从1946年10月12日县委县政府撤出县城到1948年5月19日,历时一年零七个月七天,延庆县城即获得第二次解放。至此,除康庄、八达岭、青龙桥一线外,延庆县全境解放了。

(本文来源:延庆档案)

北京市延庆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32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