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棍儿兵》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棍儿兵》

时间:2021-06-08

党史.png

“咱们不能去军训。”

“对,怎么能跟着小鬼子干?”

接到军训任务后,乡亲们异口同声地反对。

“可是,咱们不去,小鬼子对咱们下毒手怎么办?”有人说出了担心。日伪军把军训任务下达到各村后,扬言谁“抗命”,谁就“没命”。

“万一军训后鬼子把咱们扣留,给他们当炮灰,咱们就成了帮着日本人干坏事的伪军了,抗日政府能答应?”

“咱们去找史书记和温议长拿个主意吧。”不少村的干部作为群众代表,秘密找到昌延联合县县委书记史克宁和议长温克明商议对策。

1941年,昌延联合县抗战工作蓬勃发展,南北山地区普遍建立起群众抗战组织,积极开展对敌斗争。其中延庆川游击小组把延庆敌伪特务兵一百四十四人,打得只剩下二十余人。到了年底,延庆敌伪特务吓得不敢出城活动。驻延庆柳沟据点的敌人缺编实在严重,于是计划将全乡青年分期分批进行军训,以扩充伪自卫队员。首批军训任务定为二十天,成员范围确定为柳沟及附近的井庄、石河、二司、果树园五个村的五十名青年。

了解情况后,史克宁书记和温克明议长立即召开干部会,经讨论作出“将计就计”的对策:一是做好干部群众思想工作,不给敌人当亡国奴;二是派得力民兵参加军训并侦察敌情;三是内外结合开展对敌斗争。

12月28日一早,伪甲长高高兴兴地带领所谓“青训队员”到柳沟据点关公庙操场报到。伪大乡长给每人发一个红臂章和一根当枪用的木棍儿。因此群众称呼这批“青训队员”为“棍儿兵”。然后身穿黄狗皮、斜挎破手枪的李大鼻子,耀武扬威地对着延庆柳沟据点关公庙操场上的“青训队员”训话:“皇军到中国来,是为了大东亚共荣圈!把共产党消灭,百姓才能过上太平的日子!你们作为咱们地区第一批军训青年,是无尚光荣的。因此要听命令,练好兵,以后打共产党。”

李大鼻子,是驻延庆柳沟据点伪满州军3大队队长,满脸橫肉像头猪,鼻子底下长两撮黑毛胡子,死心塌地跟着日军欺负中国人。柳沟地区的老百姓恨透了他,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李大鼻子。听到他厚颜无耻地为日本主子歌功颂德,操场上穿着各色破烂衣服的“青训队员”越听越生气,心里骂道:“满嘴胡扯!把你们消灭,我们才能过上好日子呢!”

接着,伪大乡长赵基础,走到人群前面,整了整衣襟,清了清嗓子。赵基础满脸麻子,大家背地里都叫他赵大麻子。赵大麻子摇头晃脑地讲了军训任务和纪律制度,最后挺胸凸肚提高声音强调:“谁若不听指挥和违纪,是要受到严惩的!”“严惩”两个字特意加重了语气,仿佛举起一块重重的石头,用力投向水面。

但是,这块石头并没有激起他想要的波澜,而是仿佛砸在厚厚的棉花上,“青训队员”的表情没有一点儿变化,心中都在暗暗发笑:“我们保证好好训练!”

李大鼻子和赵大麻子并不知道,这批身在敌人操场的“棍儿兵”,也就是伪军口中的“青训队员”,心却在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政府那里呢。这些人表面上参加伪自卫队员训练,实际上在为八路军储备后备力量。

不到一个月的训练结束了,“棍儿兵”们被允许回家准备过年。他们的心一如既往地向着八路军,他们依然是坚定的民兵战士。

井家庄村的“棍儿兵”康满金、席满全,过去给财主郭全家扛过活。郭全当了柳沟伪甲长后,一天,两人以曾经的交情为由头,拜访了郭全。闲聊中得知最近县城要集中五六百日本兵和伪满州军到永宁以东讨伐。

康满金、席满全对望了一眼,心里很着急,脸上还是笑眯眯,继续说着家长里短的事。

“现在冬闲的时候,在这吃完饭再回吧。”郭全见到旧相识聊得很开心。

“不了,没跟家里说。兵荒马乱的年月,黑天了不回去,家里害怕,改天我们再来看您。”康满金、席满全二人匆匆告辞,赶回村里,却没回家,而是直奔村武委会主任康玉全家里汇报。康玉全一听也吓了一跳,连夜进山向县里报告。

昌延联合县议长温克明来到柳沟据点,他想把敌人的情况弄得更准确一些,就请县议员邢世禄和当过“棍儿兵”的胡连芳,向伪县政府当官的邢世福索取敌人讨伐的情报。

“我大哥给伪政府干事,就是为了养家糊口。他自己同情抗战,我去找他,他肯定痛快儿地给我们情报。”邢世禄很相信大哥的抗日觉悟。

温克明也很信任他:“我当然知道了,你大哥多次提供可靠情报、武器和药物,一直都积极支持抗日政府,支持抗日。我担心的是,你们进不了县城啊。”

当时敌伪规定老百姓晚上不得外出,外出按通共处理。从井庄到延庆伪县政府,要经过好几个敌据点,每一个敌据点都是一个鬼门关。

“我们有良民证,说点好话应该问题不大。”

“我就说家中八十岁老母病逝,需要到伪政府去找当官的大哥回家料理丧事,他们不至于不给我大哥面子,想来不会难为我们。”

“你们千万注意安全!”

邢世禄和胡连芳二话没说,带上“良民证”,冒着大西北风,以通知大哥速回家料理丧事为由,闯过敌人的一道道关卡,顺利见到大哥,并取得敌人将于1月3日组织扫荡的重要情报。

敌人如果悄悄扫荡,不知道又得死多少人!再有几个钟头就到1月3日的早上了!这个消息太重要也太紧急了!两人顾不得跟大哥多寒暄,立即告辞离开。可是已经夜间戒严,城门都关了,他们往回赶又以什么话为借口让守城的伪军开门呢?只有绕过敌人的关卡。

“对,就这么办!”邢世禄和胡连芳边走边商量定。两人把情报装在袜筒里,赶到东城头,悄悄爬上城墙边的一棵树,把随身带的长绳索带着抓钩的一边抓在树干上,另一边甩到城墙外,顺着绳索爬下城墙到了城墙外。再一抖一拽,让抓钩离开树干,收起绳索。两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出了县城,立即撒开了跑起来。邢世禄和胡连芳二人一晚上脚不停歇,往返五十里路,终于在凌晨三时许,顺利把情报交到温克明手里,圆满完成了抗联交办的任务。温克明又速派当“棍儿兵”的郭连山、王怀山,将情报分别送到果树园、口子里游击队长手里。

拂晓前,三百多日伪军气势汹汹地赶到,游击队和群众已转移到山上,敌人扑了空儿。气急败坏的敌人把口子里、小金房的十八户九十多间民房全部烧毁,把五十多头牲畜、粮食和财产全部抢光。村武委会主任司文青等二人因掩护群众转移被抓捕,严刑烤打,坚贞不屈,残死在敌人屠刀下。

当天中午,在议长温克明地指挥下,柳沟城外、果树园、二司的三十多名民兵,在柳沟西山和土沟布下两个地雷阵。

“咱们等着瞧好吧!血债就得让他们用血偿!”大家埋好了地雷,瞪大了眼睛等着看敌人被炸开花的好戏。

不一会儿,只见几辆装满敌人的大卡车,飞快地开了过来,车上的敌人正在开心地说笑。

“三、二、一”,“棍儿兵”康满金数到一,就听见“轰”的一声,第一辆车被炸停下来,几个敌人被炸飞出去,血肉横飞,其他人吓得惊慌失措哭爹喊娘。又是“轰”的一声,然后又是“轰”的几声……

数辆装满敌人的大卡车被炸毁,炸死炸伤敌宪兵三四十人,为牺牲的烈士和遭受损失的民众报了仇。后边跟随运送敌人的汽车见状,拉上前几辆车上没死的和受伤的敌人,掉转车头灰溜溜地滚回了县城。

奉命当“棍儿兵”的五十人中,先后有三十一人加入八路军、游击队,浴血奋战在平北抗日战场上,其中十八人为国捐躯。敌人组织“棍儿兵”训练,没有如愿招到兵源,反而为八路军锻炼了民兵,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本文来源:延庆档案)

北京市延庆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32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