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老井》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老井》

时间:2021-06-03

微信图片_20210603100955.png

1945年2月,延庆县人民抗日武装部的黎光辉,深入到尚未调整的原昌延联合县四区开展抗日工作。黎光辉和昌延联合县四区区委书记王志宏、自卫军副大队长张晋来到大榆树,晚上就住在后街中队长老杨家里。一天的爬山越岭,实在累极了,三个人吃了两口贴饼子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东方刚露出肚皮白,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就得到游击组报告,伪军进村了!三人刚出院门,就听到前街人喊马嘶。

“我们已被敌人包围了,敌众我寡,突围是不行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有没有地方可以躲躲?”黎政委问王志宏。

“不用慌,咱们到老徐家去。”多年在四区工作的王志宏对当地情况非常熟悉,他一边安慰黎光辉,一边领两个人从墙豁子穿过三个院子,到达老徐家。

老徐夫妇见到他们大吃一惊,忙问:“我的天,敌人进村了,你们还敢留在这里?快、快跟我来。”

老徐马上把他们领到西边空院里,指着一口井命令:“下井。”随之把土筐系在井绳上,让三人先后踩着土筐抓着井绳下井。坐筐到了井下,三人才看到离水皮一尺高搭着一块横板,东边挖了个“蛤蟆洞”,三人钻进去,把横板一抽,露出一汪瓦蓝的清水。“蛤蟆洞”很小,三人只能蹲着,紧紧地挤在一起。

嗒嗒的马蹄声越来越响,接着是喝骂声、踹门声、鸡飞起来时翅膀的扑棱声、此起彼伏的狗叫声,外面的世界变得纷乱、恐慌。

“把八路藏在哪儿了?快说!”伪军用尖利到仿佛要撕裂空气的声音叫嚣。

“什么八路、九路?俺啥也不知道!”又传来老徐压抑着怨恨的瓮声瓮气的回答。

伴随着皮鞭抽爆空气的响声,是更大声的威胁:“别他妈的装蒜,我们看到八路跑到你家院里了,再不老实,就挑了你们。”

“挑了俺,也是屈死鬼。没看见,就是没看见!”徐大嫂的声音中有气愤,有恐惧,更有坚定。

“我叫你嘴硬!”又是一声斥骂,然后传来“乒乓,乒乓”的打击声。

“打死俺也没看见。”徐大嫂带着哭腔辩解。

听着外边的响声,井下三人的手紧紧地攥成拳头。他们心急如焚,在彼此的目光中看见愤怒的火焰。他们清楚地知道大家都想立即上去和敌人拼了!哪怕被抓捕、被严刑拷打、被杀害,也不能让群众被敌人这样欺侮!

这样的情形在王志宏身上发生了不止一次。有一次,王志宏从南山开会回来,到达姜家台吹鼓手的徐二哥家等区长回来。徐家哥儿俩,哥哥也是吹鼓手,已去世,剩下一个寡妇嫂子。人都叫她“大寡妇”,住在北屋。徐二哥住西屋,王志宏就跟徐二哥住在西屋炕上。

第二天,天刚麻麻亮,村子被敌人包围了。

王志宏一听,嗖地就从炕上跳下了地,疾步冲向“大寡妇”家的秘密炕洞。到洞口一看,里面已经挤不下人。原来,昨夜区长赶回来了,看到王志宏睡得很沉,没舍得叫醒他,就近住在东院。天一亮,也被敌人堵在村里,只好翻墙头藏进“大寡妇”家秘密炕洞。

此时,王志宏赶忙将秘密炕洞的入口堵上,又在灶口挡上柴禾,然后站在锅台上,把枪顶上了子弹,对准门口,心想:“兔崽子们,进来一个打死一个。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

“大寡妇”也很着急,她搬开炕桌,掀掉一块炕坯,硬把王志宏从炕洞里挤了进去。

在极其残酷复杂的斗争环境下,王志宏带领革命干部在四区开展工作,就是依靠群众的帮助和支持,一次又一次化险为夷。

此时,王志宏和干部们谁也没有一点儿办法,他们上不去。老徐早就把井绳绞了上去。大家知道,稍有不慎,不仅自己命在旦夕,徐家夫妻也将身陷险境。他们只能忍!此时的忍耐是为了今后更好地斗争。

“你们他妈的还在这儿愣着什么?还不给我搜。”伪军的小头目已经有些烦躁。

接着,就听到“唏哩”“哗啦”“咣当”翻箱倒柜扔东西的声音。

突然,一个伪军“咚咚咚”地跑进了这个空院,大声喊:“井!排长,这里有口井!”

“咋唬个啥?”随着傲慢的回答,一群伪军随之呼拉拉跑了进来。

然后,好一会儿没有动静。

“你们几个,过去看看。”伪排长的声音再次响起。

“看你们那熊样子,还不赶紧去井边看看。不去,老子今天就毙了你们!”

井口暗了下来,一个伪军断断续续地喊着:“八路,快、快上来吧!”

几个声音接着喊道:“你们跑不了啦!”

“不上来就扔手榴弹了。”

井下没有一点儿声音。

“你们跑不了啦!”

“快上来吧!”

“别他妈的穷叫唤了,要是井下有八路,你早他妈的见阎王啦!”一个伪排长不耐烦了,他自以为是地嚷道。

“走吧!快到别处去搜,放跑了八路,咱们都玩完。”他又补充道,“咱们是一根线上拴的蚂蚱,蹦不了你,也跑不了他,都他妈给老子搜仔细点。”

纷乱的脚步声和招呼声渐渐远去、变轻。街上偶尔传来“嗒嗒”的马蹄声,世界再一次变得安静。外边的情况究竟怎样呢?谁也不知道,显而易见的是伪军已经离开了徐家的院子。井下蹲着的三个人悬着的心稍稍落回肚子里。精神一放松,他们突然感受到难耐的饥饿,眼睛一个劲儿地冒金花。抬头瞅瞅井口,还是亮堂堂的,好像太阳也同他们作对,像钉在正当空一样。

昨晚一个饼子没吃完就睡着了,今天水米没打牙又来了伪军。此时,饥饿紧紧攫住三人的胃。时间过得好像蜗牛在爬,闪闪发亮的井水让人感到眩晕。过了好长时间,脚步声又一次响起,三人的心忽地提到嗓子眼里,“饥饿”也悄悄地溜走了。

“饿坏了吧?”是老徐的声音,“送点干粮,你们垫垫底。”

“吱呀、吱呀……”辘轳声成了最美妙的音乐,将三个糠饼子送到井下。

“老徐,你们没事吧?”

“没事。你们别说话了,敌人还没有离开村子,可千万小心。”

三人接过老徐送来的糠饼子,狼吞虎咽地吃进了肚,感觉身体又充满了力量。

又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井水颜色逐渐加深变黑。天终于黑了,马蹄声也彻底消失了。

一阵急促轻快的脚步声伴随着老徐轻松的话语:“上来吧,那些王八羔子们滚了!”

土筐“吱呦,吱呦”地再次被放下来,将三人一个一个拉了上去。

三人见老徐两口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衣服还被撕了个大口子,不用问也知道是敌人刚才打的。三个坚强的汉子,眼睛湿润了。黎政委拉住老徐的手,声音哽咽道:“徐大哥,为了我们,让你们两口子遭罪了。你们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

“这话就说远了,你们又为的是谁?抛家舍业的,还不是为俺老百姓。”老徐激动地说。

“挨两下打又算个啥!”徐大嫂接着说,“只要保你们平安,俺就是死了也值得。”

听了发自肺腑、落地有声的话语,三人不约而同地流下热泪。

党的干部感谢抗日群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抗日群众更感念为解放事业前赴后继、不畏牺牲的共产党员和八路军。他们坚信,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愿意跟着共产党走向光明!

眼前这口井,作为平北人民打敌人的佐证,与伟大的抗日军民一起被永远载入史册!

(本文来源:延庆档案

北京市延庆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32400号-1